沉浸式戏剧,看剧过程就像开盲盒

扫码手机浏览

沉浸式戏剧,看剧过程就像开盲盒

《绮梦》海报。受访单位供图

沉浸式戏剧,看剧过程就像开盲盒

《绮梦》剧照。受访单位供图

深圳晚报记者 马君桐

“穿越”到1990年的罗湖,在深圳文和友中奔跑、穿梭,与其他人相遇、相恋、离别,感受剧中人的爱恨情仇……这,就是深圳原创沉浸式戏剧《绮梦》带给观众的别样体验。大型原创沉浸式戏剧《绮梦》自上个月首演以来,吸引了无数戏剧爱好者前往打卡,甚至吸引观众“二刷、三刷”。《绮梦》的魅力在哪里?和其他沉浸式戏剧有何不同?深晚记者连看两晚并采访了该剧主创,了解这场“绮梦”是如何诞生并呈现的。

在深圳文和友每周演出3场

沉浸式戏剧是这几年比较流行的概念,它强调把观众拉到戏剧之中,不仅仅是看客,更是剧中人。《绮梦》与其他沉浸式戏剧有很大不同,首先是演出空间——在深圳文和友内演出,这里是目前深圳游客最多的“网红打卡地”之一。

“这次和文和友的合作是一次比较大胆的尝试。”爪马戏剧制作人王少伟告诉深晚记者,其他的沉浸式戏剧都是在一个封闭的演出空间,里面只有演员、观众以及工作人员。而深圳文和友是一个开放式商业空间,演出过程中甚至可能会被游客打断。

为此,爪马戏剧和深圳文和友都做了大量的准备,首先是演出时间目前定在每周日、周一、周二,避开人流量最大的周末,给游客和观众较好的体验。其次,在剧情设计中,游客成了剧中的背景,上世纪90年代人来人往的罗湖街景,游客成为了天然的“群众演员”。

在深圳文和友筹备建设期间,《绮梦》也开始了筹备。两年间,爪马戏剧不断更新迭代这部剧的剧本。“我们希望这部剧可以成为深圳有代表性的文艺原创作品。目前计划这部剧可以固定演出3年,期待有观众因为这部剧来到文和友,甚至为了这部独一无二的剧来到深圳。”王少伟说。

观众每次看到的都有不同

《绮梦》的故事发生在1990年的深圳罗湖,时代浪潮翻涌,城市正如火如荼地飞速发展,无数人心怀梦想,来此拼搏。外来青年、歌舞厅老板等9个角色,每人都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而角色之间相互交叉又共同拼凑成了一个整体故事。

“看剧过程就像开盲盒,随机跟随到一位角色中,然后像柯南一样挖掘他身上的故事。”观众黄小姐谈及感受。江湖恩怨、爱恨情仇,观众跟随演员穿梭在深圳文和友复古的场景中,就像用第一视觉经历了一遍演员的人生。有观众表示:“穿梭在回廊间,就像走在上个世纪的东门,跟着角色度过了跌宕起伏的一生。从一无所知到为人物的命运叹息,这不是一次看戏的过程,而是一次命运的同频共振。”

沉浸式戏剧最大的优势在于零距离观看演员的表演、与剧中人物直接互动、更真实震撼的视觉效果。《绮梦》导演杜程朗告诉深晚记者,这部剧集结了上戏、中戏、深大优秀的专业演员,并根据演员本人的特点,不断调整剧本,让他们更契合角色,更有贴合度。

深晚记者发现,每一位演员处理突变状况的能力都很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都可以依据自己的角色性格随机应变。同时,根据场地变化和观众反应,这部剧不断迭代和调整。可以说,即使是跟随同一个角色,观众每晚看到的演出也会有所不同,让观众始终保持新鲜感和好奇心。

杜程朗说:“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好看’:场景好看,灯光好看,演员好看,服装好看,甚至表情、道具都好看。我们要做的,是深圳乃至全国原创沉浸式戏剧的标杆。”

作者:马君桐

来源: 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