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岳恒山(转载)-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正文

北岳恒山(转载)

扫码手机浏览

  恒山,人称北岳,亦名“太恒山”,又名“元岳、紫岳、大茂山”,海拔2017米,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为五岳,曾名常山、恒宗、元岳、紫岳。位于浑源县城南10公里处,距大同市62公里。其中,倒马关、紫荆关、平型关、雁门关、宁武关虎踞为险,是塞外高原通向冀中平原之咽喉要冲,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主峰天峰岭在浑源县城南,海拔2016.8米,被称为“人天北柱”,“绝塞名山”,“天下第二山”。

  据《尚书》记载:舜帝北巡时,曾遥祭北岳,遂封北岳为万山之宗主;之后,大禹治水时有“河之北属恒山”的记载;先后有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唐玄宗、宋真宗封北岳为王、为帝,明太祖又尊北岳为神,可见历史之悠久。

  北岳恒山,位于山西大同市浑源县。恒山山脉祖于阴山,横跨塞外,东连太行,西跨雁门,南障三晋,北瞰云代,东西绵延五百里(横跨今山西宁武、朔州、代县、应县、繁峙、山阴、浑源、灵丘等县),是海河支流桑干河与滹沱河的分水岭。恒山,号称 108峰,东西绵延 150公里,横跨山西、河北两省。它西衔雁门关、东跨太行山,南障三晋,北瞰云、代二州,莽莽苍苍,横亘塞上,巍峨耸峙,气势雄伟。天峰岭与翠屏峰,是恒山主峰的东西两峰。两峰对望,断崖绿带,层次分明,美如画卷。 果老岭、姑嫂岩、飞石窟、还元洞、虎风口、大字湾等处,充满了神尽色彩。悬根松、紫芝峪、苦甜井更是自然景观中的奇迹。苦甜井位于恒山半腰,两井只相隔一米,水质却截然不同。一井水甜美清凉,被称为甜井;另一井水却苦涩难饮。甜水井井深数尺,却取之不间,可供万人饮用、唐代时,唐玄宗李隆基曾赐匾甜井为“龙泉观”。

范恒山:深入研究海南自贸区(港)建设面对的重大问题

  2019年2月25日,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国务院参事室自贸试验区建设研究中心在北京共同举办“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专家座谈会,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范恒山教授出席会议并作了题为《深入研究海南自贸区(港)建设面对的重大问题》的发言,现将发言刊发如后。

  有关海南自贸区(港)建设的有关问题,我曾在一些场合谈过意见,今天借此机会再谈一些看法,供大家批评。我要谈的基本思想是,要把研究的基点放得更高一些,着力点拓得更深一些,真正那些影响自贸区(港)的重大问题搞清楚、弄明白。谈三点看法。

  第一、要深入分析海南建设自贸区港所面对的基础与形势

  海南建自贸区、自贸港是一项重大工程,就国家提出的要求来看,时间相当紧迫。对于海南来讲,特别重要的是要全面深入分析清楚所面对的复杂形势,以及这几十年来开而无大发的原因。在这个基础上寻找建设自贸区、自贸港的科学的道路。实事求是的说,我们现在对此的分析是有所不足的。国家任务下得比较紧急,海南的同志投入新的工作也比较积极,也可能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应该说在总结与反思方面没有达到必要的深度。但这一点的确很重要,反思不仅仅是为了选择正确的路径,也是为了清醒认识我们面临的复杂形势。而就后一方面来说,对海南带来的操作难度是比较大的。至少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海南作为一个3.54万平方公里的岛屿,它不仅仅是像香港那样在历史上就是一个比较单纯的自由贸易区,它还是我们的一个行政省份,它承担着全面的经济社会发展的任务,比如说,它有不少贫困人口,要努力发展生产力,实施扶贫攻坚,解决这些人的贫困问题。在决策中间要把实现这些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放在突出重要位置。所以,海南推进全域经济社会发展同加快推进自贸区、自贸港建设是连在一起的,并不能仅仅从单纯建设自贸区、自贸港这一点来考虑,把两方面协调好是有难度的。这是其一。

  二是,就建设自贸区、自贸港而言,如果把时间节点一并考虑,国家给海南提出要求很高,下达的任务很重,但海南在设定的时点内圆满完成这些任务的相对能力是不充足的。不能说海南是国家各省区实施国家战略所拥有的相关条件最差的地方,但也是比较差的地方。如果要跟上海这样的地方比,那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当然海南有自己独特的优越条件,比如地理位置、生态环境等,但这些都不是推进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主要支撑条件。这是其二。

  三是,按照国家要求,海南是在建设自贸区的基础上进一步建设自贸港,这表明,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必然是循序渐进的,不能一下子就按照自由贸易港的要求来推进。考虑到条件差别、路径探索以及风险管控等因素,包括自由贸易区建设本身在内,当然也包括向自由贸易港过渡,都不可能是一下子在全岛铺开,必然是有分区分步的。也就是说要把一般和特殊区别开来,在操作上处理好全域和特区的关系。而在什么地方建设什么样的特别区域,哪些需要全域推进、哪些要在特别区域先行试点、什么时候将特区试点的内容推向全域都是需要缜密考量的,操作起来并不容易。如此等等,使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所面临的形势十分复杂,相对来说探索的任务就很繁重。所以首先我们必须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楚,知难识难而克难解难。

  第二、要在梳理相关原因的基础上基于关键问题提出应对举措

  我刚才说海南这几十年来开而无大发,不是否定海南过去所取得的成绩和做出的贡献。海南是开而有发,只是无大发。所谓无大发,是说海南过去三十多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与中央给予它的战略红利、政策红利和改革红利是不成比例的,这一点,我在有关研讨会上曾谈过。回顾一下,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地区像海南那样所承接的国家战略利好一个接着一个。有些地方也有不少,但不像海南这么持续、这样密集。从改革开始初国家对广东福建采取特殊政策,这当然包括海南岛在内,到国务院专门研究海南岛问题形成相关会议纪要,再到谋划成立特区,在海南岛还没有独立建省之前,中央就予以特殊对待,赋予了一些特殊的政策。紧接着是建立海南省并把海南辟为最大的经济特区,后来又是推进杨浦开发开放,围绕特区建设和杨浦开发开放给了一些先行探索的权利,再后来又是建设国际旅游岛,这其中的许多事项我都直接参与了,到今天又给予建设自贸区、自贸港的新使命。是不是战略利好一个接着一个?但似乎每一次都没有真正的全面的把这些战略落到实处,形成真正的利好。原因是什么?我以为主要有两条:一是运作能力跟不上。二是战略利好政策利好被浅层操作所销蚀了,直接的说是被随之而来的房地产大幅涨价和一部分从事投机的人给绑架了。在大家能挣快钱获高利的情形下,是不可能去讨论深层改革问题的,也是很难去推进深层改革事项的,所以一再错过机会。如果我们把这些大的问题弄清楚了,再讨论一些具体的问题就是比较容易的。提个设想或具体建议不容易吗?应该说比较容易,难点在把核心问题搞清楚。我们过去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我们未来面对的问题是什么?我们需要怎样在宏观层面认识和把握这些问题?需要寻找什么样的科学道路才能达到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目的?这些才是关键。

  第三、自贸区港的探索在总体上要体现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守则

  我总以为,要把海南自贸区港建设好,不仅仅涉及到一些具体的项目条款,更重要的是要在整体上把握一些基本的要求。我的看法是,整个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在思想上要把握一个界限,即遵守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准则。我考虑主要有这样四个方面:

  一是不要让目标功能太杂,使探索使命不堪承受之重。就是说海南建自由贸易区港究竟要实现什么目标?或者达到什么目的?我们注意到有的同志建言海南要向香港看齐,建成香港甚至超过香港。是房子建筑超过香港,还是GDP总量超过香港,抑或是在体制机制方面超过香港?房子建筑方面超过香港无疑对海南不合适,海南不宜搞水泥森林;体制机制方面不是所有的都能超过香港,比如说,海南无法搞一国两制。海南在很多方面要向香港学习,但不宜简单提超过香港。许多方面要从实际出发,不能搞似是而非的东西,否则会形成误导。海南的建设目标是什么?我以为应集中到三个方面,其一是建设体制创新的高地,或体制创新与开放提升的高地。其二是引领高质量发展的动源或典范。海南的发展速度不一定是最快的,但它一定是高质量发展的典范。其三是绿色发展的试验区或者示范区。有这三点应该足够了。海南的城市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也一定要体现现代科技的成果,但是不能以香港的城市为标准,一栋栋高楼架在那儿,那样生态优美的海南就被毁掉了。

  二是不要让内容太重优惠,使探索方向出现扭曲变形。自贸区港建设的重点应放在体制机制探索上,不论大家多么希望给多少特殊的财税金融优惠政策,但方向上不应该这样考虑,在方向上应该鼓励推进体制机制探索,在这方面,应该赋予足够的权利。事实上,把重点放在财税金融的优惠上,操作起来也很难。首先是要做这项工作,协调相关部门很难;其次如果成了财税金融政策的低洼地带,就缺乏了公信力和说服力;其三这样做也降低了体制创新的价值,销蚀了它具有的效果。但是必要的还是要搞,特别是要对标国际通行做法,遵循国际上的惯例。要摸清楚我们的差距在哪里,为什么别人做得到我们却做不到。优惠政策要适可而止,不是说税收全世界最低就好。也不要把是否发行竞猜彩票、是否容许赛马等作为是否开放、是否创新、是否特殊的标志,这些东西并非新型体制机制的核心内容,也不是关乎全局的根本事项,在国际上那些高度开放、颇具成效的自贸区或试验区,这些东西也并非必备的要件。着意如此,不仅会带来无谓的争议和不必要的耽误,还会导致工作重点游移,出现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后果。

  三是不要让操作头绪太多,使探索重点失之于纷繁复杂。自贸区港建设一定要抓住重点,可以列出面上的工作要抓多少条,并尽量做到统筹兼顾,但还是要把重点放在抓关键方面上。面面俱到的胡子眉毛一把抓,最后可能是都落不了地。哪些是关键?我以为还是中央文件强调的两个方面:一个是建立一流的营商环境。这个营商环境是个综合的概念,涉及到多方面的内容,也涉及到多个主体,是政府行为,也是市场行为、社会行为。比如信用问题,决不是政府一家就可以把它抓好的,还涉及到公民素质问题。为什么这些年人们的信用观念那么差?就是相关道德教育和规则约束没有跟上去,一切向钱看,把仁义礼智信这些几千年积累的优秀文化传统丢弃了,所以要把法治、教育和道德培养等结合起来,重塑社会信用素质和市场信用体系。营商环境还涉及到很多方面,一条条的抓好,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也就形成了。另一个是打造市场公平竞争体系。包括实施同等的财税金融政策、保护知识产权、消除地区封锁市场垄断等等,还有建立公平公正的市场规则。优良营商环境和公平市场体系建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体制创新,这两条做到了,就意味改革开放达到了相当深入的程度。

  四是不要让视野触角过窄,使探索借鉴只局限在个别特殊地区。谈到比照借鉴,很多人都强调新加坡、迪拜、香港三个地方,我以为这样考虑比较局限,也很容易把重点放在零关税、无门坎上。我认为,其一,不是所有值得学的东西都集中在这样几个地方。其二,这几个地方在制度上具有高度的特殊性,你有时想学还学不着。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但要梳理哪些可以学、哪些学不过来,不要盲目模仿。如此同时,我们不妨把学习的眼光放得更宽一些、更远一点。包括学习国内一些地区的好的探索,在这个方面,有的试验已经很超前,但我们往往有所忽视。比如“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做法,并不是今天的创新,我们在推进横琴新区改革试验时就实施了这个管理体制。再比如为了解决澳门产地域狭窄、促进澳门产业多元化,通过人大常委会专门立法把约一平方公里的土地租给澳门办澳门大学。这样一些突破可能为海南与国外一些地区加强深度合作提供启发或借鉴。另外国外的其它一些地区也有不少好的东西是可学的,比如我们这几年常常提到的纽约、东京、旧金山三大湾区,仔细梳理一下,有不少值得借鉴的方面。对照那些代表性更强一些的地方可能学起来更容易、也更适用,接受度也会更高。总之,我的意思是对照面不要太窄,盯住少数几个地方很容易走向极端、也可能陷入误区。

  讲了这么多,核心意思首先是要把海南的过去和现在分析清楚,从而确定正确的路径。现在时间很紧,但是路径对了才能事半功倍。国务院方案要求海南要在2020年建立起高标准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并且提了六句话的要求,这六句话说的很满,没有用“比较”的字样,达到这个目标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就海南现状而言恐怕难以如期实现。紧接着是要建设高标准的自由贸易港,到2035年也只有十几年的时间,这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要使这十几年不荒废,真正按要求达到目的,就必须着眼于研究大问题,把一些根本的方面分析清楚,包括问题、现状、思路、目标、路径等等。具体方面的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但这把握起来相对容易,而且需要根据实践的推进一步步来展开,不必太着急。

  我就讲这些意见,不一定正确,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