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到成都-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文化 正文

从重庆到成都

扫码手机浏览

  昨天回到家,提笔想写点什么。上次去重庆、成都是20年前的事了,大学实习一个月都在四川。20年前学生没钱,但有精力,玩的很痛快,记忆深刻。两个地方时常在我梦中,这次圆梦之旅,记忆同样深刻,却有不同。

  当年船从万州去的重庆,船到嘉陵江长江交汇处朝天门码头,已是傍晚,环顾山城灯火点点,黑黑的石头台阶一圈圈上去,两旁老房子层层叠叠,棒棒军浓重川音吆喝着生意。20年后,重庆变的太多,码头的建筑和台阶用了白瓷砖,老房子应该拆除了很多,修了很现代时尚的广场,高楼大厦林立,棒棒军可能早已被撵走了,一个都见不到。这和记忆中的朝天门相去甚远,有点遗憾。朝天门码头在我看来是最重庆的,本身就是一道风景,朝天门码头的这种改头换面实在是低水平的,如果说朝天门码头是件文物的话,修旧如旧应该是最基本的准则。

  朝天门的脏乱也是没想到的,到处是污水和垃圾。如此核心的一个旅游点,道路规划设计混乱不堪,国庆节人流和车流混杂,小贩和施工工地并行。中午老婆说想在附近找一个茶馆或者一个像样的特色餐馆,非常难!! 重庆火锅很有名,但这附近根本就没有,都要走出几里外的街道才行,等看到火锅店,已经累的全然没了胃口。而靠近朝天门的街道都是些卖杂货的小商小贩,占道经营的塞满街道。返回广场,已经累的筋疲力尽,老婆嚷着要回去,在我的请求下,才勉强到了江边…….一路的脏乱差,野导游,没有任何管理。

  对比重庆和成都的交通,成都胜出,国庆人多,没关系,反正大家就是出来游玩散步的。但是有序就显得尤为重要。在重庆,解放碑,我们只停留几分钟就想离开。解放碑上,小孩尿尿的,爬上碑身的照相的,无人制止。磁器口出去,想去朝天门,找不着指示牌,前后问了N个人,才找到公交车站。朝天门,人山人海,没见到一个交警和城管,混乱可想而知。

  相比成都,武侯祠人很多,但很干净整洁。穿过武侯祠,锦里的人也是摩肩接踵,但非常有序,入口和出口有专门人员疏导,但国庆人太多了,没法驻足停留。春熙路的人都很悠闲的样子,天府广场有警车和巡逻人员不停的游走,让人心里顿生安全感。

  我没有有意要拿重庆和成都对比,但成都给我的感觉是有深厚朴实的底蕴,重庆略显浮躁。这个观点让我一个朋友——在成都工作的重庆人驳回了。我这个朋友说,重庆人是很注重感情的人,我们重庆人叫巴人,巴人的特点就是热情、淳朴。说实话我真没有感受到,可能是重庆太过市场化的结果吧。举个例子,我在重庆问路,重庆人没有一个跟我说普通话的,很少有人会详细告诉我怎么走,甚至有的人会很狐疑的目光看着我,说不知道,或者不愿意跟我多做交流,好像我要敲诈什么似得。成都则不同,这点体会很深,从出租司机到街边老人和年轻人,都很热情的给你介绍。一听你说普通话,立刻转变频道,说着川普跟你交流,有时指路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啰嗦,连忙道谢离开。印象最深的就是成都出租车司机,说话很冲,其实很热情,活导游,详细为我们推介成都的旅游景点和一些特色旅游,比如成都人常去的周边农家乐之类的,让我们觉得在成都待的时间太短了。

  再说说饮食,两地平手,我住的重庆索菲特酒店附近,餐饮店很多,随便点什么,没有难吃的,每个菜都非常有感觉,遗憾的是火锅错过机会,没有吃上。成都春熙路,朋友接待吃了很多当地的小吃,川菜,个个好吃,而且价格非常便宜,这点觉得成都人太幸福。

  重庆的磁器口对我印象很深,找回我当年来重庆,四川古镇写生的影子,只是旅游产品开发不够,产品雷同很多。主街道上人很多,倒是偶尔侧面走进的小巷子,蜿蜒而上,幽静淡然,颇有重庆山城特色,很吸引我。但房子很多都在拆迁,荒废,不知道要弄成什么样子,我建议不如做山城特色旅游。

  我知道,了解一个城市需要多住些日子才行,这只是一点直观感受罢了。

重庆人、重庆,题跋

  “奔波在两江四岸又生活在袒国西南重镇的重庆人,应该拥有推动中国历史进程的大魄力,因为我们不但底蕴深厚,又能从容乱云。我们站在山水新城,宏伟的欧亚渝大铁路正在开始铺通相连,悠悠南山有金鹰眺望,滔滔长江携手嘉陵为我们唱晚。。。。。。”

  8月,友人游青海宁夏,双飞返渝。一睹照片选出三张,与人共赏。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要敬畏大自然,敬畏历史。又知,长江黄河同发源于青海那片土地,乃一脉相承,生生不息。友人言那石刻上的话让心灵有些震撼,便将其图片放大再放大,一番细看,竟不免有感而发,仿写了上面的言辞。闲聊之笔,拙仿之作,望另有各体裁多版本之言语迭出,共商市事。

  青海,一旅游点,院落,树下,立一硬石,碑刻红色苍桑手书文字,用“诗苑跋”三个大字为题:

  “栖息在世界屋脊又生活在袒国腹地的青海人,应该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创造力,因为我们不但得天独厚,又能高瞻远瞩。我们站在世界之巅,壮丽的青藏高原是我们的舞台,巍巍昆仑为我们高唱,滚滚黄河为我们伴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