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观世博 看世界之新西兰2----陈浩成-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体育 正文

(原创连载)观世博 看世界之新西兰2----陈浩成

扫码手机浏览

  婴儿从一出生就需要奶粉,中国每年出生2000万名婴儿。0~3岁都需要奶粉,如此算来,中国每年有6000万名婴儿喝奶粉。平均每名婴儿每月喝6桶,一年为70桶左右,6000万名婴儿乘以70桶等于42亿桶。这42亿桶的市场份额中有20亿桶是洋奶粉,洋奶粉的70%即14亿桶是从新西兰进口的。一桶售价三四百元的洋奶粉新西兰厂家纯利润约为40元人民币,加上政府每桶抽税10元人民币,每年仅婴儿奶粉这一项,新西兰从中国挣走的利润为50元/桶×14亿桶=700亿元人民币。再加上给中国出口的老年配方奶粉,供给中国各糖果饮料厂的原料奶粉和糕点厂原料奶及乳清蛋白等,保守估计:新西兰仅乳品一项每年从中国挣走1000亿元人民币。这些纯利分给440万新西兰人,每人每年分得2.3万元人民币,人家富得流奶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科学合理的人为管理,使新西兰的乳制品誉满全球,欧、美、日都从新西兰进口乳制品。有人问了,中国为什么非要进口新西兰的奶粉?我们大中国宇宙飞船都上天了,难道生产优秀奶粉的技术比登天还难吗?真比登天难。首先我们来对比一下:新西兰的人口密度为15人/平方公里,中国为145人/平方公里,再除去青藏高原、新疆、沙漠、大山等不能居住的面积,人口密度为290人/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如此之大,得用大片土地种粮食、蔬菜、水果,近年来各地政府又占用耕地建新城,还能辟出多大的牧场养牛养羊呢?所以中国奶牛的住房面积非常有限。居住空间狭小,牛的心情就不好,奶的质量就不好,这是其一。其二,新西兰最低气温10℃,一年12个月草都是绿的,牛吃的都是新鲜的绿草。中国内蒙古大草原冬季最低温度零下40℃,草原有三张脸——绿脸、黄脸和白脸,其中白脸就占了6个月,黄脸占两个月,一年中只有4个月的时间草是绿的,而且刚长出来的嫩芽还不能马上放牧,所以牛能吃到绿草的时间充其量也就只有两三个月。由于中国人口太多,对牛羊肉的需求量巨大,过去人们都穷怕了,为了多挣钱,所以过度放牧,导致许多原本水草肥美的牧场变成了沙漠,风沙四起,草场面积一年比一年小。国家已经限制放牧数量和时间了,但是有的牧民无视国家法令,给执法者点好处或者他是执法者的二大爷、三侄子等,于是照放不误。每年五月初,青草刚刚长出一点嫩芽,憋了一冬天的牛羊们从圈里被赶了出来,牛羊可算遇到新鲜的绿草了,撒开欢儿地啃,牧群过后,草根都啃光了。几十年的过度放牧,导致牛羊能吃到的绿草越来越少,一年中有9个月的时间只能吃干草。吃干草的牛和吃青草的牛挤出来的奶那能一样吗?此其二也。其三,新西兰由于土地刚刚被耕种不到200年,有的耕地刚被耕种几十年,土地非常肥沃,基本不需用化肥。但是新西兰人为了长久养地,将牛羊的内脏打碎成浆发酵制成生物肥料壮地,长出的农作物又粗又壮又抗病,所以很少用农药,产量还高,他们喂给牛羊的豆饼和玉米都是有机的。中国喂给牛羊的豆饼和玉米都是含农药残留的,玉米秆儿里都有农残。吃有机饲料的牛与吃含农药残留的牛挤出的奶质量那是大不一样的。其四,新西兰的牛吃的料好,住的地方大,卫生条件好,在偌大的草场中几乎看不到牛粪便和蚊蝇,牛身上非常干净,每根儿牛毛都泛着营养的亮光,这样的牛不易患病,就很少打抗生素。中国的奶牛住的地方狭小,卫生条件极差,有些牛身上的毛粘满了土块,都打着卷,牛虻蚊蝇不断叮咬,牛很容易患病,就得经常注射抗生素或在饲料中加入西药粉,吃抗生素的牛和不吃抗生素的牛挤出来的奶差别很大。其五,新西兰人从不给牛喂催乳素之类的激素和药物,一旦检测出来重罚,该农场主就再也不能从事这个行业了。而中国的奶农们为了让牛多下奶,给牛喂很多激素。牛一天挤一遍奶是正常的,但中国的牛一天可以挤两三遍奶,您想那奶的质量能好吗?综上五条所述,中国的原料奶与新西兰的原料奶质量差别太大了。原料奶的质量已经低人一截了,加工成为成品奶的过程中又差了一大截。首先,奶农为了多挣钱,往奶里加水,稀释后的奶蛋白质含量不达标,于是往里添加价格低廉的蛋白质甚至是化学品,如三聚氰胺等。生产乳品饮料的厂家为了追求又香又甜的口感,更是加了很多香料调味剂和防腐剂,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项项乳品行业的潜规则。乳品涉及国计民生,乳品行业潜规则的盖子一旦被揭开,会引发民众的不安及不满。即使媒体不去刻意揭露,近年来人们已经对国产乳制品失去信心了。为了孩子的健康安全,家长什么都舍得,哪怕大人省吃俭用,都宁愿花三四百元钱的高价去买一桶800~900克的外国奶粉。生一个婴儿一年下来单单买洋奶粉的钱就需要两万多元。中国工薪阶层的生存压力能不重吗?即便月薪5000元的高薪也成了“月光族”。其实一桶奶粉的价格应该在五六十元,然而洋奶粉的厂家抓住了中国无好奶的软肋,借机大幅度涨价,中国海关的关税又高,所以普通老百姓只能承受超高价格的奶粉别无他法。

  造成中国乳品行业悲哀现状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国人太多,当初领导人不听马寅初的人口政策建议,还把人家打倒了,让中国多出生好几亿人,导致中国的奶牛数量供不起这么多人喝不加水的奶;第二个原因是中国过去30年没有大力发展生物农业和生物肥料,致使农药化肥满地都是,都通过牛的身体渗到奶里了;第三是各级执法部门对过度放牧视而不见,也不规范奶农脏乱差的饲养条件,对奶里加水加香料置之不管,也不规定给牛注射药物的剂量限制。由于打了过多的催乳素,所以一天能挤好几遍奶,人工挤不过来,就用挤奶机。挤奶机的头儿是不锈钢的,卡得牛乳头发炎,大多数的牛患有乳腺炎,于是注射更大剂量的抗生素,最后这些抗生素都变相地被人喝了;第四个原因是各家电视台,乳制品的虚假广告满天飞。大草原上的奶牛大都是由分散的奶农圈养的,奶源都是从奶农家收来的。真正像广告中的场景那样将牛放在大草原上散养的不太多,误导国人认为中国的奶都是在草原上散步的牛产的。其实,完全不是那码事,中国的奶牛生活得挺悲惨,就是一部被关起来挤奶的机器。第五个原因是产奶当地政府只注重本地GDP、税收和就业人数,轻视乳品质量。造成中国产不出优质乳品的五大因素中除了地少人多牧场面积不够和气候因素改变不了之外,其余都是人为因素。如果我们政府的宏观管理上去了,我国的乳品质量会提升一大截,即便赶不上新西兰,也不至于被人家落下这么远,到了国人不放心不信任的程度。很多中国的家长跑到香港去买奶粉,造成香港本地人买不到奶粉了。于是香港政府规定每位港外人士买奶粉数量不得超过两桶。有内陆游客多买了几桶,结果被关了监狱。买奶粉又不是买白粉,竟然能被抓起来,中国的乳品质量由此可见一斑!

  新西兰的猕猴桃也堪称一绝。新西兰本无猕猴桃,是清朝末年由一位洋传教士从中国的陕西省终南山引种过去的。到了那里,因为气候土壤原因和人工不断改良,繁育出了今天世界一流的猕猴桃,黄瓤的,好吃。

  新西兰山好、水好,自然环境好,社会制度好,人民福利好,是世外桃源似的国度,是世界的乌托邦。大家都知道,资本主义最初的原始积累都是血淋淋的。早期的资本主义萌芽产生于英国,当时欧洲对羊毛的需要量剧增。于是有权势的贵族强行征占农民的土地圈起来养羊,不给动迁费,就是明抢。失去土地的人们处境极其悲惨,很多人被活活饿死、冻死或生病而死。一些人被迫给工厂主打工,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甚至童工也是如此。即便这样,挣的工资也只能勉强维持最低生存需求,一旦生病,马上会失去工作。所以当时“羊吃人”的说法普遍盛行。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英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充满了对自由平等生活的渴望,写了一本叫《乌托邦》的书。书中描写作者乘船远行,越过大洋来到一处与世隔绝的岛屿,发现这里的人们过着男耕女织、人人平等、按需分配、没有多吃多占、没有等级剥削的幸福生活,这才是人类所追求的最理想、最完美的社会。

  乌托邦和世外桃源何处求?放眼世界,当今的新西兰最接近。当年,英国的进步人士定居到此之后,除了带来进步的科技和文明之外,又发展了比英国君主立宪更先进的政治制度。在新的国度里没有君王,没有传统的贵族,没有贵族压迫农民和工人的习性。这些英国人来到这片崭新的土地上人人都是平等的,这里的权力归人民,由人民选举出代表——议员,由议员组成议会,共同协商国家大事小情。为了防止议员的权力过大,于是成立了两个党派,互相监督。议员的任期是有时限的,任期满后必须让位,更是给了当地土著毛利人相当多的席位。落后的毛利人得到了很多人为的关照,直到今天,毛利人在新西兰的社会地位也是非常之高。议员退位后就是普通百姓,不享特权。因为是人民选举制,所以每位议员和官员不用献媚上级,把人民的事情做好是他们的唯一政绩。这样的制度就不存在请客送礼、行贿受贿的环境,所以新西兰的廉政指数连续六年全球第1位,中国排在第75位。前十位的分别是丹麦、芬兰、瑞典、新加坡、挪威、荷兰、澳大利亚、瑞士和加拿大。香港排在第12位,美国排在第24位,排在最后的是朝鲜和索马里。廉政指数越高,国家越富裕,人民越幸福安宁,各种矛盾就越少,事事和顺。纯净的牛奶是在纯净的社会环境下产生的,新西兰的社会环境纯净到什么程度?举一个例子:有一次,一位议员收受了一瓶红酒,结果被人发现,媒体曝光,舆论一片哗然。至于如此吗?太至于了,在新西兰人民的传统观念中,普通百姓都不随便送礼的,官员更是从来不收贿赂的,作为堂堂代表人民的议员,怎么能干出收红酒这样的惊天大事呢?结果这位议员不堪各界压力被迫辞职。收一瓶红酒,这样的事在我们中国还算事吗?当然不算事。如果因为哪位官员收一瓶红酒媒体就曝光,中国的舆论也会一片哗然,惊诧的不是官员收红酒,而是嘲笑媒体连这么小的事也值得曝光。但在新西兰就算大事了,这一反一正的两个哗然反映出我们的差距有多大!他们的廉洁就像他们的天空一样,一尘不染,我们的廉洁就像我们的天空一样,到处是PM2.5。最近又有一位议员因红酒辞职,他比上一位议员冤好几倍。事情是这样的:新西兰政府规定了每一位议员的出差伙食标准,配发每人一张特定的伙食卡。这位议员出差期间严格按照伙食标准点的餐食,另外多点了一杯红酒,结账时把这一杯红酒的款也刷卡了。每月例行审计的时候,发现他贪占了人民一杯红酒,当他被告知的时候尽管及时用现金将这杯红酒款补上,但还是不得不辞职了。在新西兰,政府和人们对官员贪占行为零容忍,根本不存在人们给官员、医生、老师送礼的念头,也没有世俗的人际关系,正是在这样圣洁的政体下,才造就了圣洁的新西兰国家。

  新西兰人对违法的行为也是零容忍的。有一位司机,在奥克兰的山道上开车时发觉另一辆车的女驾驶员好像情绪很不稳定,而且车上还有婴儿。为了防止这位母亲司机把车开落山崖,于是他就主动开车到外道与这辆车并行以保护她们,就这样转了几个转后这位母亲发现这辆车在刻意保护自己,于是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将车停在路边。这位男士也停下来并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及时赶到解除了一场潜在危机。这位男士的行为受到了市长的表彰,就在表彰大会上,在众多人的热烈氛围中,警察出现了,给这位司机开了巨额罚单并吊扣驾照,因为他在保护那辆车的过程中,多次越过实线开到对面车道上。奥克兰市长无权干涉警察的执法,大庭广众下眼睁睁地看着人们心中不顾个人掉下山崖的危险而保护妇女儿童的英雄被处罚。要知道,奥克兰是新西兰的首都,奥克兰的市长相当于中国的政治局委员。就这么有高权力的大人物却管不了一个小小的警员,这就是新西兰。在新西兰,再大的官也干涉不了法律。法律无人情,一点儿都没有,更没有权力的干扰,所以就没有暗箱操作,没有弹性,于是就不会出现不公和冤屈。如果法律法规不合理,公民可以投票将其废掉再立新法,一旦立出新法,全体遵守。只有以法律真正做保障的社会才叫和谐社会。新西兰法制健全,政府清廉,真可谓政通人和。不仅人和,鸟都与人和。在新西兰,政府修建了很多免费饮水的设施,这些设施分上下两层出水口,上层高一些的是给人喝的,下层矮的是小动物们喝的。在新西兰我遇到了在中国从未遇到过的情景,我们一车十几名游客聚集在饮水设施旁饮水,这时飞来一只小麻雀,就在人们的双脚的缝隙中与人一起饮水,好一派自然与人和谐的场景。导游介绍在新西兰小麻雀不怕人。

  在自然界中,小鸟不怕大象、不怕牛,经常落在它们身上,因为大象和牛从来不伤害这样的小生灵。新西兰的鸟可以落在人的脚面上,加拿大的松鼠可以蹦在人的手心里和肩膀上,人对它们好,它们对人也好。如果人拿枪打它们,用网粘它们,用笼套它们,它们会把人视为天敌,并把这个经验一代代传给后代。中国的鸟可不敢与人一起喝水,怕被抓住扒皮烤了。中国的麻雀看到人来了,会一哄而逃,离人越远越好,小鸟不信任人呀!当年中国人打“四害”,把麻雀也列为“四害”之一,农村的人上房敲铜盆、上树粘网、掏鸟窝,许多麻雀只要一落就会被轰起,不让休息,很多小鸟累得直接从天上掉下来死了。从此鸟就记住了,人是天敌。在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家,大自然的动物就是人的宠物,小动物对人的信任与亲近是国家治理好坏的一个证明,首先人要吃饱吃好,用不着去吃麻雀;其次,动物保护法要确实能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第三,通过政府、媒体、学校的宣传教育,让人们从心底热爱自然、保护动物植物,只有高度廉洁的政府教化出来的慈祥的、高素质的人民才能得到小鸟们的信任。人都被小鸟信任了,能不被人信任吗?还用天天把“诚信”和“道德”挂在嘴边吗?这样的国家才叫大治,这才是彻底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不是和事佬的社会,而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一清二楚的社会;是清就是清,浊就是浊的清浊分明的社会;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黑白明晰的社会;是直就是直,弯就是弯的直截了当的社会;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的爱憎分明的社会。艺术生活中可以有白黑混杂的深灰浅灰,必须直曲交替,必须有色彩渐变的过渡,有时必须不明朗不清晰,这样才能不限制人的思维及想象,才能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人人欣赏各不同”的广阔艺术延展空间,才能艺无边界,艺无止境。治国和艺术正相反,不能模糊。一定要让人们清晰地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不能有既可为又不可为的中间地带,不能有既白又黑的灰色地带,不能有既直又圆的圆滑世故,领导者不能和稀泥,不能中庸。中庸就不清晰,就不分明。中庸是在帝王独裁统治下无奈的处事之法,凡中庸者大都不敢直言,放弃了正直,于是善恶不分,赏罚不明,社会上见义勇为的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件屡屡发生。没有了正义,人就麻木,一个麻木的民族是没有血性和灵魂的,是不会强大的。中国要强大,就必须摒弃中庸,凡事要明明朗朗。不能贪污就是不能贪污,哪怕是贪占一杯红酒也不行;不能犯法就是不能犯法,哪怕是为了保护他人也不行……只有这样泾渭分明,凡事才能顺顺当当,人心才不至于七扭八曲,那才是真正的和谐,才能把国家建成像乌托邦及世外桃源那样至高无上的理想社会。我不是在空想,新西兰已经做到了,中国加油!

  怎样加油?首先必须管住特权,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座笼子是什么?是管住特权的力量,这些力量都有哪些?是民众监督有权的人。监督之后反映到哪里?反映到查处官员的部门——中纪委。十八大之后,最得民心的部门就是中纪委,做了大量的工作,件件深入民心,其中最可圈可点的是建立了民众的监督网站和举报电话,并向全社会进行了大量的宣传,让最普通的百姓把对贪官的举报可以直达最高层,一步捅到天。这是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巨大变革。过去小民想千状搬倒贪官比蹬天都难,明朝时期法律规定民告官者,小官告大官得先挨100军棍,这叫先惩处以小犯上罪,挺得过这100军棍的再去见上级领导,这100军棍打下去基本就把原告人打死了,还哪敢告呀!封建官场森严的等级制度压得人民喘不过气。整个明朝只有一个人敢告大官,这个人叫杨继胜,他考中进士后严嵩想拉拢他,但杨继胜烦死这个大贪官了,不仅不为其所动,还将严嵩鲸吞巨额财产、贪赃枉法、悬称卖官的事情详尽写出,告御状。好心的官都劝他不但搬不倒严嵩,还得把命搭进去,但杨继胜横心上告,在受刑前有官员给他蛇胆,说受刑后吃下去减轻疼痛,但杨继胜说:“我自己有胆儿”。在严嵩的指示下,这100军棍打得狠上加狠,打到什么程度?打到杨继胜昏迷了3天,这3天在哪里度过的?在牢房里,地上只有稻草。当杨继胜醒来的时候正是深度,向狱卒要了几样东西:碗碴儿、油灯、水、针和线。狱卒不知他要干什么,但还是给他了,接下来的事情让狱卒目瞪口呆,杨继胜调亮了油灯,趴在地上,扭着身子,用碗碴将自己臀部和大腿后侧的烂肉一下一下地刮掉,在阴森的牢房中,狱卒听到碗碴刮骨头和刮断筋的毛骨悚然的声音,刮掉烂肉的过程中,杨继胜曾几度昏迷,醒了再刮。为了防止烂肉继续溃烂感染,留着性命见到皇帝告倒严嵩,杨继胜又一针一针地为自己缝针……几个月后杨继胜伤好终于见到皇帝递上御状,但依然没告倒严嵩,反而被严嵩父子巫告抄家斩头。抄家时杨继胜家徒四墙,无任何财物,无一个仆人,只有一老母亲。中国从来不缺英雄,象杨继胜这样的超级英雄付出这么大代价仍告不倒贪官。旧中国的社会就这么的黑暗,否则大明王朝也不至于亡国。今天不同了,我国的政治生活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纪委一声断喝,大老虎小苍蝇无不惊恐。只有把贪腐治住,中国这头睡狮才能醒来,否则贪腐的毒素永远麻痹着睡狮的神经。中纪委真管,民众真敢举报,这就构成一座之所以固的笼子,把特权紧紧地锁在里面。5000年了,中国人民从未象今天这样有如此切实的监督权。中纪委的这一项举措打破了千百年来中国铁桶般的封建特权统治,使广大民众可以吸到新鲜空气了。我们看到:十八大之后,民众的报怨明显减少,信息、网络、微信中的讽刺调侃的内容几乎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支持中央、支持党、支持反腐的正能量的内容,民心正在凝聚。中国的人民是多么的善良啊!只要领导们不大吃二喝,官员们不贪污腐败,民众是愿意为国家舍弃个人甚至牺牲生命的!让中央和民众再加一把劲,把中国建设成没有贪腐,没有特权的国度,沉睡了几千年的中国睡狮终于醒了。但它是一个充满祥和与慈善不可侵犯的雄狮,在它的护佑下,中国人民将过着世外桃源般的幸福生活!

人生最难忘的自驾游—318川藏线进109青藏线出

  四川,终点为西藏友谊桥,全长5476千米。川藏南线,即318国道成都—拉萨段,是这条景观大道中最美、最精彩的一段。它的沿途风景千变万化,多姿多彩,行走其中,可以体验“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的奇妙感觉。它又被公认为是中国路况最险峻、通行难度最大的公路,它所穿越的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地区是世界上地形最复杂和最独特的高山峡谷地区.这是一条世界上最让人向往的道路,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将把这里的一切铭记一生。当然,这里对于喜欢旅行和探险的人来说,这是一条人生必走的道路。你只有走过,才能感受到!

  走川藏线最好避开7、8、9月的雨季,最佳季节在5-6月或10月。由于穿越的线路大部分地区为原始状态,很少有人类活动的足迹,而且高原天气变幻莫测:夜晚的温差可达十几度、极强的紫外线随时都在摧残皮肤、难忍的高原反应,因此准备工作比较复杂,全程探险是对自己体能、心态、知识储备的一次考查,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自信心、意志力及判断力的一次挑战。

中国最应该拍的大片——青藏铁路埋葬了我的恋人

   这是我在青年文摘上看到一篇文章,我作为个男生第一次被爱情故事所打动。一个很经典的爱情故事,再加上它独有的宏伟的背景陪衬,更加的让我感动,我也曾看到过很多让人泪流的文章,可是这一篇我真的是感动,内心深处更是 对男女主角的敬佩~~

   青藏铁路是一个很伟大的工程~它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感动,更是有一种骄傲,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铁路。为青藏铁路付出的工作人员,他们用六年的青春和血汗,再次为中国加了一笔奇迹,也让世界为之震撼。我为此而感动更为此而骄傲。只恨自己没有更好文笔为青藏铁路写点什么,只恨自己的双手也没能为青藏铁路做过什么。。。。

   六年,那些工作人员在青藏铁路线上用实际行动谱写了多少的感动的事迹。在这六年的日晒风吹里,他们有失去了多少,他们又曾咽下多少苦和泪,也许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除了。

   项目经理部距离工地1165米,把这个数字乘以4,倒挂起来就是青藏铁路至高点的高程。水准镜沿线平移343米,有人抓住标杆。

   水准线里可以看得很清楚,她的高程是1.62米,脸长15厘米,眼睛占了脸的三分之一,大而无神,居心叵测。

   我向她呵斥一声:“嗨,说你哪,别挡着我的标尺!” 她吓了一跳,但没逃窜,反而直线向我走来:“先生,麻烦您,能不能把这个杆子借我用用?”

   多吉的汉语一直不灵光,低声问我:“她要什么?”

   “标尺。” 多吉当即脸色大变,没等我开口,就把她轰到50米开外。

   我发现她离开的时候,步伐比刚才少了0.14米--------她的心情应该非常沮丧。 让多吉看牢镜子,我跟随在她后面。盐湖边上,她望着掉在下面的行李包,呆呆地出神。

   她是想用“杆子”把行李挑起来. 姑娘跟我回到驻地,一屋子的光膀子邋遢男人,齐刷刷向她看过来。 我让姑娘抓紧时间跟山下的旅行团联系,最好能在明天一早把她送走。

   半夜里又刮起了妖风,狂风裹挟着沙石从窗前掠过,哗啦啦一片碎响。

   “风是咸的呀!”姑娘站在台阶上。 我愣了愣,忍不住哈哈大笑。

   屋里丢出一只鞋,险些砸到我的头上,:“周颂民,在半夜里你鬼叫什么?捡了个女人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我神色尴尬,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小姑娘却看着我微笑:“我知道了,你叫周颂民。”

   对面就是高耸入云的雪山,在夜里看过去也闪烁着高贵而疏远的冷光。

   小姑娘抬起手:“你们是要把铁路修到那上面去?”

   “对,5072米,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只要有了这条路,再深的山里都可以飞出凤凰。” 她好像非常向往,牢牢地望向远处,许久之后,忽然扭过头:“你记住了,我叫杜明娟。”

   这 时,我们相距5.01米。 邮递员踏着两寸厚的积雪,一路咯吱吱跑到我面前。

   信是杜明娟从成都写来的,她说成都现在热得像一盆火,她想念高原清朗明媚的天气,想念这里的人。 我哈哈一笑,就把小姑娘的呓语丢在了旁边。

   然而,信还是会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飞过来。 铁路即将横跨山脊时,杜明娟就要毕业了。去什么地方,她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喜欢看她的信,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就像捧着大学时代的繁华热闹。

   两个月后,工程遇到了技术难关,这是意料中的事。 杜明娟的信又飘然而至,她说她分到了青海。

   从成都到青海,是她煎熬了日日夜夜的见证。父母的冷眼和坚决反对,都让她有莫大压力。她说只要我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在格尔木市一个名叫华风中学的教室里看到她的身影。

   我悚然动容,不知怎么去回答她的炙热。 第一次给杜明娟回信,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些不沾边的话。

   只是“不经意”的,在第700多个字的字里空当里,我提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藏族姑娘,而我和她,只相隔20000多米。多吉大惊失色,扑上来抓我的脖子猛摇:“周颂民,我拿你当兄弟,你什么时候勾搭上我妹妹?”

   我被他掐得几乎窒息:“我都没见过你妹妹,拿来当一下挡箭牌,你别发疯行不行?” “那人姓杜的女孩儿多漂亮,你不喜欢她?”多吉不明白。

   这跟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就像雪山和草原、标尺和桩点,看似近在咫尺,其实根本不可能融为一体。

   信寄出之后,很久没接到杜明娟的消息。 8月,终于重新开工,却一连下了3天的雨。远远的,邮递员从泥地里趟过来,却不给我信,一脸诡异的表情盯着我:“老周,有你的邮包。” 说着,从身后拖出一个巨大的物体,推到我面前。 杜明娟冻得通红的脸一下子逼上来,凑到我鼻尖前,“周颂民,现在我离你更近,0.1毫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纳赤台泉距离格尔木市94公里,在海拔3540米的高寒地区,可以从长32公里的盐桥穿过去。 杜明娟坐在车座上,她秀丽的脸庞就在我面前,我脑子里却只有一连串的数据,彼此都很尴尬。

   “周颂民,你看那桥跟随普通的桥也没什么两样啊!”她一直在寻找着话题。我细细跟她解释明白,她却笑了:“你懂得真多!” 一间简陋的寺庙,梵唱声悠远绵长。

   杜明娟死活要下车,到庙里交了香火线,规规矩矩在神象前跪下,双手合十,宛似一朵即将盛开的莲花。 突然下起了雨,我们没命地向车里跑。

   我脱下外套,罩住两个人的头,她扭过脸,向我灿烂地微笑。我心里怦然一动,赶忙找些不相干的话:“你许的是什么愿?” 她狠狠地白我一眼:“笨啊!”顿了一顿又说:“你猜?”我陶瓷样地看着她,她却笑成了一朵花,“最俗的那种,长命百岁!”

   回去时大概是累了,她的头倚在我肩上,发间传来少女特有的清香。我尝试着,把手搭在她腰上,脑袋里立刻灵光闪现,不到59厘米,女孩子真是柔弱纤细的生物,那样强烈的勇气和韧劲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杜明娟申请调到了山下的小学校,攥着调令喜滋滋地向我炫耀:“周颂民,我算过,现在我离我只有30多公里,不许你再想那个藏族姑娘。”

   我告诉她那是我编出来骗她的,除了她之外,还有谁会这么傻,跑到高原上守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杜明娟在工地上已混得很熟,因为离得近,她常来帮这些邋遢到家的男人洗洗衣服。

   山路崎岖高寒,我怕她出什么意外,几次叮嘱她千万不要乱来,但她从来不当回事。我求多吉给她做了一个指南针,这是藏人特有的手艺。

   杜明娟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轻轻贴在胸口上:“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但我并不希望这个东西能派上什么用场,所以我央求多吉,把它做精美,像个饰物就够了。

   将近10月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大雪,信号中断,工程全面暂停。我们变成了一群聋哑人,只能呆呆地坐在屋子里,看着鹅毛一样的雪片飞下来,对面的雪山越来越肥硕,渐渐臃肿不堪。

   半个月后,联络恢复。 我偷空给杜明娟打了个电话。

   学校里的人说,她上星期请假回家,现在也没回来,可又说她一直联系不到我,想上山来看看,被大伙死命拉住了。

   我放下电话,指尖轻跳着,莫名觉得不安。

   这种感觉紧紧纠缠着我,像这没完没了的阴天。

   一天下午放杆,走过一片积雪,一群人忙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找到了深埋在雪地里的桩点,多吉一杆扎下去,顿时惊叫起来:“什么东西……” 扒开半尺深的雪,大家脸色苍白,抬头看我。

   我全身颤抖,慢慢蹲下。 那是杜明娟 我几乎不能呼吸,我抓住她的手,希望她能暖和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她紧紧攥着的那个小小指南针,无论我怎样劝说衷求,也不肯松开来! 有些细节永远都不会被气揭晓。

   杜明娟本该在成都,她也许上了车,也许是在车站上犹豫,也许只想到山上来再看一眼,也许就在我向窗外张望的时候,她正在雪地里挣扎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把她的骨灰装进小小的玻璃瓶里,终日戴在胸前,她总是觉得我不够近,现在,我们终于不再有任何距离,她紧贴着我,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只是,这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

   2006年7月1日,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全线开通,全长1956公里,纵贯青藏高原腹地,全线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960多公里,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经过连续多年冻土区550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10万筑路大军历时6年最终完成。

   数字,果真最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