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县要闻播报:实名举报九江县农业局胡火昌诈骗工程款,害我事业破产,临近家破人亡-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体育 正文

九江县要闻播报:实名举报九江县农业局胡火昌诈骗工程款,害我事业破产,临近家破人亡

扫码手机浏览

  九江市纪委、九江市委组织部:

  2014年,在全市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都在积极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方案以来,我没有感受到政府的一丝公道正派和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实绩,相反我是受到了九江县农业局执法人员胡火昌的工程款非法侵占及其以黑社会对我生命威胁的遭遇。我已事业破产、全家已经快到了临近家破人亡的绝境,万般无奈之下,特向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反映有关问题,希望组织能给与我们公平公正的待遇。

  本人肖磊,电话:18160793338,住九江县沙河乡泉塘村。2013年11月16日,在我姑的儿子胡火昌以合伙做工程的名义及诱骗下,我把家里拆迁补偿款三十万和外借的十几万投入进去,因对他在工地与承包人黄细雪的账目造假问题无情揭穿,造成他们勾结并串通起来对工程款肆意挪用及合谋诈骗的一系列的报复行为向我袭来!

  1、从2013年9月17日,胡叫我帮忙借给他老婆的表弟余荣利5万元周转几天,余承接的一修桥工地等的要发工人工资回家过中秋节,但节后余未兑现,在胡火昌的斡旋下,余让出其工地1/3暗股作抵我5万的借款。

  2、接下来,恰巧芙蓉桥承建方整体资金断裂,因胡火昌和承包签约人黄细雪关系相当要好且又欠有他七万元的大人情在,所以他在最先得知消息的同时又是第一个将消息告诉我,并在之后作进一步巩固以他朋友小叶好想而他暂不作考虑,在他几次说辞后,加上又是表兄弟,最终被其说服一起以一大股投资芙蓉桥。

  注:以上合作协议书是我本人与承包人及合伙人共同签订的且是在胡火昌数次对账不到场的情况下由原拟订1/2股降为3/7股。

  3、在2013年11月16日进工地呆了一个多月后,因为有事,就由胡来负责工地账目及事宜,钱大部分是转账到工地,期间已查出有一笔黄细雪7904元的假帐未及时补,后打私人借条与我,还有胡火昌从我这拿6000元现金也是虚报工程支出未有具体明细,从他接手后听说也投了7万元股金在我里面。

  注:以上借条为承包人因拿不出支出明细,以私人借款名义打的借条,涉嫌造假且只是冰山一角。

  4、2014年1月29日,因看到的账目问题和财务陈是清的提醒,就召集大家一起交账及对账,当晚,本应入股了7万元的胡火昌是更要到的,反而却是其未到,其他人都来了,最后我与财务陈老师对黄细雪总共38万多的账目当场提出异议,并做待定处理。

  5、于2014年2月17日晚,在吕照勤家一楼,股东再次召集把上次未对完的账及开年的工作安排作下计划,这次同样又是胡火昌的缺席,不过由他的搭档黄细雪替其交出一张7万元股金收条,但仅凭黄个人签字的收条而又无明细明细不符合手续规定,我当场就提出其有造假之嫌。

  注:胡火昌入股的7万股金由承包人黄细雪一人经办,收条不符合项目收支手续流程,结合他们之间此前本就有一笔7万元的私人欠款关系,涉嫌以公谋私,侵害其他合伙人的利益。

  6,2014年2月底,由于胡火昌的问题太加明显,我另许以股份叫一朋友金志刚到工地现场去,刚开始他还把黄细雪,余荣利虚报开支的事说了,以及工地两边引桥及路旁的填土石方近百万账目有问题,当我过问时金志刚就没有下文了,接着我打给他的账不和我对,结款也听命于胡火昌私下操作,毫无疑问是背信弃义,被胡火昌等人收买了。

  7、2014年5月份前后,因芙蓉桥是水桥其地址结构比较复杂,涉及到签证项目很多,最后我们找到八里湖新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中铁股份公司的桥梁专业人员结合图纸共做出270多万元签证费用,除掉审计10%左右,但这笔款项被胡火昌等人以它由,串通及侵吞了。

  原始签证理出来多达270多万元

  注:工程地址签证是我与大家一起去找相关专业人员签理的,待胡火昌去后串通他人以公路局未批复为由企图非法侵吞签证工程款,而且公路局现场施工监理袁工亲口回复签证是事实只不过具体签证工程款额无从告知,因为主要经办人是夏局长。

  8、公路局方面本应配合我调查工程账目明细,但其以黄细雪是签约人为由拒绝。此前多次听胡火昌他们说在地质签证款项上面与公路局夏局长一直在谈分成的事并且几次跑到彭泽去送礼,如公路局推脱与胡火昌、黄细雪等人串通对我,无疑幕后利益达成了。

  9、公路局袁工由于负责现场施工,很多记录需要他的签字,前后从我们这共拿有12万元,包括我前期在工地时就有一笔5000元是袁工从黄细雪那以借名义支取,最后还不是公帐报销,且胡火昌还在我面前私下说过这12万很可能袁工还了部分被黄细雪、余荣利他们私吞了,但不管怎样分,这12万对我才是最大的不公。

  10、在2014年6月份通车后,我问工程款的事时,由于找不到老黄,由吕照勤告诉我,黄细雪和胡火昌因在湖北荆州一工程打入20万保证金被骗了,忙于处理那事去了,没有时间问这边的事。这最低20万哪来的?老黄连在工地撞个车17000元都我出的,毫无疑问是挪用彭泽芙蓉桥工程款。

  11、2015年11月19日,华盛专业名车维修开张,在酒席之前,胡的一个朋友和我也很熟,在聊天中我开玩笑的问他,今年牌打的怎样,而他也很自然的说,我老表即胡火昌将可以,去年在彭泽修桥赚了100多万,在城西港现在“王七二”打500、1000、1500、2000元档级的外加买500元的,他现在只能看看,还有就是胡火昌在瑞昌搞什么土石方工地并且还在我的客户华盛专业名车维修刘磊那融资将近20万,并且他老婆还问我胡是哪个局的局长?打大牌、瑞昌工地、局长等字眼,可谓目无国法、猖狂至极!

  12、2016年2月4日胡火昌与黄细雪暗中结走公路局最后一笔尾款61.5万元后,主使且并串通吕照勤等人的配合致我20多天无法召集合伙人对账,在2月23日下午我网上举报之后的第二天,反常的是集体到齐并电话通知我对账,但现场更像是芙蓉桥事故碰头会。

  13、从彭泽芙蓉桥通车至今公路局所有款项已结,我除2014年腊月二十七从公路局结回6万工程款外,个人已入账股金38.3365万元及另有6万多元未对账共有近45万元和公路局工程款无法查实与追回,而他们至今逍遥法外。

  胡火昌违反合同协议签订,非法结走工程款,企图侵吞工程盈利及股金,肆无忌惮!

  如今,父亲养老的房子被迫变卖还债,真正是家破了,离人亡也不远了。我时常在想毛泽东时代的人人平等、团结友好,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更加而想的是, 书记主政后,坚持依法治国,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在全国反腐如火如荼进行的期间,在我市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积极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方案以来,我们市、县的公职人员、普通百姓怎么还能在我身上办出这些事情,这让我对“专题教育方案的进一步深入”和坚持“依法治国”的成效产生了很大的疑惑,难道我们九江市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形式仅仅是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我现在别无他法,只能拭目以待这封举报信在我市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作出安排及努力在深化“四风”整治、巩固和拓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成果上见后效了。

  实名举报人:肖磊

  电话:18160793338,现被胡火昌与其致使的黑社会人员恐吓,生命受到威胁,电话已无法正常接通。

  身份证号:360421198402256618

  日期:2016年4月8日

重庆大旱“烤“问农业险(转载)

  本来来自:西部财经网

  50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正以一种近乎残酷的方式“烤”验着重庆的农业。《财经时报》调查获知,农业保险的缺失,无疑将使大灾损失雪上加霜。

    8月17日,已是重庆市今年夏天持续第73个高温的日子。

    据重庆市政府统计,全市种植最普遍的农作物——水稻受灾面积达1905万亩,占总面积的87%,直接经济损失17.7亿元。

    《财经时报》获悉,目前,除当地政府已下拨1亿元救灾款外,巨大的经济损失缺口都将由农户自行承担,而原本是灾害“减震器”的保险未能发挥一丝作用。

    究其原因,在于重庆市各家财险公司均未开发承保水稻等传统种植物的险种。保险公司没有承保,农户自然就获得不了任何赔偿。

    保险公司不愿承保,关键在于农业保险具有“承保难、理赔难”的特点,当地政府财税政策支持缺失,也是导致农业保险难迈步的另一原因。既然不能有效化解承保后的高风险,保险公司也就没有义务去为“只亏不赚”的农业险买单,而最终遭殃的,只能是农户。

    投保无门

    持续两个多月的高温天气还在继续“烤”验重庆。在干旱接伏旱的双重夹击下,重庆市的农作物被严重“烫伤”,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属种植面积最广的水稻。

    在重庆市巴县界石镇的一块水稻田里,由于长期干旱缺水,造成水稻“空开花、不结实、秕粒多”的现象,稻田已完全龟裂,最宽的裂缝甚至可以伸进去两个手指,当地乡民将不得不面临颗粒无收的结果,水稻减产更成定局。

    据重庆市市委发布的信息,截至8月16日,严重的旱情已致该市直接经济损失24.6亿元,其中1905万亩水稻严重受旱,经济损失17.7亿元。

    《财经时报》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获悉,灾害发生后,获赔的仅限于一些水产养殖户,受灾最严重的水稻种植户未赔付一单。

    这一情况,《财经时报》从重庆保监局和受灾乡民处得到了证实。

    早在2003年当地发生旱灾时,农户就有意为种植的水稻等农作物投保,但结果是投保无门,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承保。

    这意味着,目前政府下拨的1亿元救灾款只是杯水车薪。在这次旱灾中,保险未能发挥灾害“减震器”作用,巨大的经济损失缺口,只能由农户自行承担。

    险种真空为何保险公司不愿承保?

    据重庆保监局新闻发言人李浩轩介绍,目前,重庆市的财险公司所经营的农业险主要为农民的房屋、农用车、农用机械等承保,从2005年开始,逐渐尝试推出农业种养殖险种,但承保的范围除农业牲畜外,农作物仅限于烟草,至今还未出现承保水稻的险种。

    对此,人保财险重庆分公司的负责人解释称,保险公司之所以避开水稻等传统农作物险种的开发,究其原因,是由于水稻在当地的种植范围广,具有承保难、理赔难的特点。推出水稻等农作物的保险产品,不但会让保险公司没有收益,甚至还可能造成保险公司损失惨重,因此,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都无心开发相关险种。

    不难理解,在这次重庆大旱中,农业险之所以表现得如此软弱无力,不能仅仅归咎于保险公司,因为保险公司作为市场经济中的“商人”,没有义务去为“只亏不赚”的农业险买单。

    创新险种

    人保财险重庆分公司这位负责人同时强调,如果能引入类似烟草种植试点的新模式,保险公司愿意尝试新险种的开发。

    在他看来,新模式之所以受到保险公司推崇,关键是有第三方介入到传统的“保险公司+农户”的农业险经营中。

    新的“保险公司+龙头企业+农户”的模式,将被保险人由农户替换成为重庆烟叶公司,一旦发生灾害后,保险公司向烟叶公司理赔,烟叶公司再对农户进行补偿。这不仅减轻了农民负担,也化解了保险公司的风险。

    而目前重庆市在经营农业险时,只遵循商业保险的模式经营,未能享受政策性补贴,致使商业保险公司无力、也不愿意承担风险,导致重庆当地农业险处于尴尬境地。

    多点平衡

    《财经时报》从重庆市保监局获悉,今夏旱灾导致的农户遭受巨大经济损失,已经给重庆市政府敲响了警钟。他们已经意识到,政府政策的支持力度不够是重庆市农业险发展不佳的一大因素。

    据透露,8月17日,重庆市政府汇合保监局、保险公司到基层调研后,多方都达成共识,将尽快完善重庆市的农业险体系。

    在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看来,发展农业险不能临时“抱佛脚”,而是需要一个长期过程,投保企业、保险公司和政府应提早做好准备。

    “保险不是赌博,在灾情出现后才想到,已经为时晚矣。”

    面对农业险的发展困局,中国保监会财险部主任郭左践坦言,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保险公司要生存,就必须追求利润,如果让保险公司承担巨大的经济损失,必然会毁掉保险这个行业,所以,重庆市的农业险遭遇发展瓶颈亦在情理之中。

    他强调,农业险的健康发展,绝对不是保险公司单方面努力就可以做到,需要建立多点平衡的农业险机制,保险公司、政府、企业三者需要协同作战,缺一不可。

    他的建议是,各地政府应给予农业险一定的财力支持,比如设立农业保险补贴机制及风险基金,特别是政策性的保费补贴、财税优惠显得尤为重要。同时,保险公司也应该根据市场需要设计相关的品种,只要市场有需求,设计的产品就可以找到销路。

  

缅怀绿色环保主义者,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农业银行(转载)

  打着服务“三农”旗号的四大国有独资商业银行之一、久经三十天顽强考验的忠诚的大盘一线权重股、伟大的抗跌战士、长期活跃在股坛K线走势与心电图同步并在卸装之际引领股市暴跌的著名领跌股——“农业银行”,因长期抗跌不休,积郁成疾,无力反转,终于2010年9月16日上午9时25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不幸破发身亡,享年30天。

    

     前来和农业银行作最后告别的有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太保、长江电力、中石化、中神华、万科、宝钢、联通等一大批绩优权重大盘股。在农业银行微弱的心电图跳动和破发临终期间,通过以同样放量下跌方式来表示慰问的还有工行、中行、招行、民生银行、建行、交行等大量银行股。为沉痛哀悼“农业银行”破发,中国国航、大秦铁路、神火股份、南方航空、云维股份、中铁二局等个股当天以跌停方式哭泣。

    

     灵堂的正上方悬挂着“沉痛悼念农业银行”的横幅,下方流淌着各路机构、大小庄家和散户代表敬献的鲜血,农业银行躺在苍翠的松柏丛之中,身上盖着翠绿的破发大旗、头上戴着刚脱下的绿油油的鞋子,安详地闭上了它那绿色的K线眼睛。601288安息吧!

    

    网上悼念地址 缅怀绿色环保主义者,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农业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