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政治的学习要与时事相结合-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体育 正文

高中政治的学习要与时事相结合

扫码手机浏览

  政治学科很早就提出“题目在书外,观点在书内”思想,怎样理解这句话呢?天博睿星教育的老师解释道:政治题目的背景材料是随处可取的,千变万化,你想指望背一背就能应付,不大可能,但是,千变万化的材料要考的依然是书上的知识点,也就是说万变不离其宗,因此,我们只要平时认真听课,把课本上的知识熟练把握、理解透彻,经过一定的训练,便能掌握政治的学习方法。

  高中政治与初中很不一样。背的成分少,灵活运用的成分多。大部分题都是要求运用课本上的原理去分析时事。首先,必须把课本上的每一条原理都记清楚,原理后面的阐述和举例也很重要。各个不同的例子是对应哪个原理的要分清楚,这在选择题中很可能会用得上。经济学比较简单,只要把原理背熟,把分析题的基本思路记清楚就行。哲学需要多想,把原理分清,哪些是世界观,哪些是方法论。可以看一些参考书,看看书上是怎样分析的,要从哪个角度下手,怎样表述。学哲学尤其要注意和时事结合起来。平时看到一则新闻就可以想想,它可以体现怎样的哲学观点或者是可以用什么观点去分析,经常这样问自己,做题时下手就会快得多,角度也比较准确。政治学要特别注意不同术语间的区别。

  其次,是时事。因为政治是时效性很强的科目,它的考试范围肯定会联系到当前一些时政要闻、社会热点。掌握时事有许多渠道,可以听新闻,看报纸或者听老师的讲解。高三总复习阶段对政治来说是很关键的,即使你以前有什么掌握得不够好的知识也可在这段时间补上。这时尤其要注意关注时事。可以买一本讲解时事的书,把原理先列在一个本子上,再把可以用该原理分析的时事内容,写在原理下面,复习的时候再看一下,效果很好。到高考前则主要是看一些各地的模拟试卷,看它们对当前的热点有哪些提问方式,该如何分析,如何表述。最后阶段做的政治问答题要及时地整理起来,按照时事内容归好类,同一个问题有几种思考角度,这样就可以一目了然了。要把政治学活,懂得活学活用。

  课本与时事的结合。因为高考毕竟还是运用课本知识来分析时事热点,所以掌握课本知识是基础。掌握课本知识可以通过细化和概括这两步来进行。先得把课本知识学细了,把一个大的知识点分成非常小的知识点。

  在此基础上还得学会概括,就是要把课本知识概括起来,形成一个网络、一个系统。比方说政治常识就可以分成三块来学——关于国家的知识点、政党的知识点、国际关系与外交方面的知识点。这样就非常清楚自己学了哪些东西,书本上有哪些知识。考试的时候,可以马上把相关知识点快速找出来,,这样可以提高答题的效率。

  同学们,读完以后,你是否对如何学好政治做到心中有数了呢?如果你心中还有疑问,可以咨询天博睿星教育太原一对一的资深政治老师,他会为你进行更为详细的讲解。

时事一则读史一则

时事一则

  无事忧天 时事一首

    

    与民福祉其何难 海域纷争云变天

    家国人情愁白发 炎凉世态怯更年

    看花逢甲知防老 爱屋及乌谋事先

    我有一方禅室在 可随安处避凶悬

    

    注:

    余常调侃 如爆发核冲突 我家地下室廿五平米 可稍避祸

    地球村和平已久 恐再难继 实为儿孙辈担忧尔

    

  读史一则

  西汉绿林赤眉东汉黄巾唐末张仙芝黄巢元末红巾军明末李闯

    

    独宋南北两朝非因农民起义而终

    就算水泊英雄其口号也只是替天行道报答赵官家

    

    究其所以 重文抑武以民生为治本乃最主要原因

    两宋军国虽弱而存国非短且民实稍有福焉

    

    读史以鉴

    

    汉武扬威宋立民 汴梁图画上河新

    商运万埠学车富 兵甲一朝杯酒擒

    存国偏安非本意 养光幍晦是忧辛

    可怜石晋前朝事 留与今朝作唱吟

    

  =================================================

  向此间就黄海事端热血飞扬的后生致敬

[时事评论]一则武汉的新闻和一桩旧事

看到一则新闻,说空投武汉的深圳华侨城集团在湖北击败数家当地大型企业,如城投集团、武汉地铁集团等,“以超低价将包括东湖风景区核心地段在内的3167亩土地以43亿元收入囊中,每亩单价仅136万元,同时,关乎东湖生态安危的东湖渔场450水面将被华侨城填掉,开发为“都市休闲娱乐区”,建造两个四星级酒店和其他商业服务配套设施。”新闻的后面说,华侨城的这个项目已经奠基,但是尚未动工,据说没有规划许可证什么的( 红网)。

把武汉东湖填掉建房地产的新闻,突然,让我想起一件惠州的旧事。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波房地产热是1992年广东惠州和广西北海。1992年广东惠州的土地一夜之间发了疯一样地狂涨,据说那时惠州入夜大街上人头涌动,都是南来北往的炒房客(应该叫炒地客,因为那是房子还没有开始建呢),不论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大街上见面就握手,问:有地吗?有地吗?然后一起到酒店喝茶,拿出红线图——就是一个规划图,指着上面的线条:这是我的地,这也我的地,其实,他连看都没有去看过。有一个说法,说,当时卖地都是现金交易,钱用麻袋装,不用数,都是拿磅秤称,一公斤几万,等等。

  惠州市各级政府92、93年卖了差不多100平方公里,按照当时的开发速度,够干100年。现在,惠州很多新房产的用地,土地证都是1992年左右的。当时,卖地卖疯了,政府里有人提出来一个动议:把南湖卖掉。惠州有一个西湖,虽不比杭州的大,但是小巧别致,很漂亮。西湖由几个小湖组成,一个叫“南湖”。政府提出这个动议之后,这个动议并没有被政府部门单独操作执行,而是拿到了人大会上讨论。没想到许多代表愤怒地指责这是毁掉惠州的人文历史。结果,那时历史还值点钱,于是,这个动议被否决了。

  现在,你如果到惠州去,你能看到当年苏东坡和王朝云执手而游的苏堤,你也能看到苏曼殊当年归隐其中的泗洲塔。南湖作为西湖的一隅依然碧波荡漾,鹭鸟低徊,而徜徉其间的人很多不知道南湖有这么一段危险的经历。而武汉的东湖却没有这么幸运——被一股南上的旋风给吞噬了!让我不解的是,20年前有些大型征地还要经过人大代表这一关,现在政制如此倒退,竟至于撇开人大,撇开规划部门,几千亩的地在众议沸腾之中以超低价眼睁睁落进了外来房地产商的腰包里。只能感叹:今日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201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