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伴同游]现在游三峡合适吗?给个建议吧-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体育 正文

[结伴同游]现在游三峡合适吗?给个建议吧

扫码手机浏览

价格:¥380

   行程安排:

  第一天 宜昌市区接团,18:00宜昌市乘船,观三峡大坝夜景,宿船上;

  第二天 晨抵巫山,换乘旅游船游览大宁河小三峡景区(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下午乘船游瞿塘峡,抵白帝城游览(刘备托孤堂、东西碑林、悬棺博物馆等),晚宿船上;

  第三天 乘船返宜,沿途欣赏大三峡风光:巫峡、西陵峡,经三峡大坝五级船闸,晚17:30左右抵宜昌市,结束愉快的三峡之旅!

  

  一宜昌旅行社的行程安排,好像很合算的哦。只是汛期游三峡合适吗?

[心情游记]走吧,秋高气爽的天气我们去三峡人家。。。

呜!呜呜......

8点30分钟,一艘旅游船满载着热爱三峡人家的激情、启动着我们旅游团美女们的笑脸在平湖中散开绿波涟漪,于汽笛声中徐徐离开了葛洲坝船闸码头,往三峡人家开进。一群银鹤在船前翩翩欢迎,峡峰秀丽美景牵动着船舷上好奇眼睛。经过10多里的水路,游船缓缓靠近码头,我和兴奋的美女们往三峡人家的主要风景区龙进溪听啊、看啊、欢啊!

   岸边隆起膀臂肌肉的拉纤夫吆喝着沉重古老的拉纤号子鼓起船帆,岸上几摞摞几叠叠古朴的翘角黑瓦吊脚楼人家传来三峡锣鼓和唢呐声声,一个身穿红衫、背牛眼睛花背篓的峡姑娘导游用热情的双手把我和美女们接上岸边。

   我们在大门口合影之后,导游带我和美女们将心和脚步开始移入肥竹掩映的九曲桥廊、桂花溢香的百折栏阶、千绕万转的险峰峻岭之麓、幽雅神秘的龙进溪之中。

   沿途,我们看到了清澄见底的溪面小伙子驾着乌篷船划开双桨,船头上站着如荷花盛开的姑娘喊着情歌!打鱼的人撒开大网岂止网鱼,更一网一网地拽住我们游女深爱三峡的情谊、面颜、风尚。吊脚楼门前的峡女用篓子挎着脏衣服等,从竹林走出来猫腰欢,在溪水激浪的奇石上握着棒槌拍响几拍板,把花衣服花枕头花铺盖洗得如溪水一样清亮。古老的水车旋动岁月的变迁,也旋动着我们游客的情思源远流长。

   美女们来到小桥流水人家旁,捧起滑石板上的银泻瀑流,如瀑布一样发出银玲的笑逐颜开。

   野猴从悬崖上好奇地走下来,坐在岸边简朴的瓦屋上欢迎欢送我们。

   转过碰珠的水帘,登上小桥,进入一个人家平台,展现在眼前的美景就是黄龙瀑布,龙鳞闪闪,弥漫云潮、奔腾雷电!激情地盘着九个美女佩玉挂珠、合影留念。

  登上女神殿,神女热情地接等了我们,从两个很丰满的乳房溢出银色的奶汁,好甜呐!

   经人介绍,我们还共享了三峡人家男女的婚礼习俗,一个三峡美女从楼上抛下绣球,有意的一个小伙子接到绣球后,与那个姑娘自由恋爱。结婚时,在民间乐团敲锣打鼓、吹奏唢呐、一群姑娘陪着穿大红服的新郎新娘在喜庆中揭开红色面纱、互鞠三躬、喝交欢酒。

   走出龙进溪,已是中午,我们沿江边往东走了几百米,在一家宾馆共进午餐、品过腊肉木耳等三峡特产之后,开始攀登险奇的野坡岭。

   在这野坡岭的悬崖险峰中,我们参观了百姓的茅草屋、黑瓦翘角、壁垒森严的巴王宫,老百姓的贫苦生活和宫内的大刀长矛、战车、织布机、石磨机、精巧的坛坛罐罐等,陶醉着我们的历史情操、对古巴三峡人民的同情、鼓励着我们在科技的道路上不怕艰险,努力求索。

   从险峰百折九回的石阶攀入半腰,惊见灯影洞,据说这个洞约1500米长,如灯火通明,五色交织。因这个洞正在被修理不开放,我们只好绕道继续攀登险峰。快入峰顶,我们观赏了在梦中神往已久的灯影石,酷似《西游记》中的唐僧守护着沙和尚,入西天取经。

   离灯影石不远的地方,我们登上了一座险峰上的明月亭。依古藤花栏俯瞰碧绿的浩浩长江,如一个巨大的月亮弯弯,这就是长江三峡第一湾。月亮弯的清辉映着灯影峰亭倒影,载着如梭的航船,运行在浩瀚的星空。

    在下峰的路上,顺着导游指点的方向,让我们阅览中华第一神牌——石牌。据导游说:那巨石高32米,顶部宽12米,底部宽13米,因如牌形、雄伟壮观,所以名石令牌,石牌地名也因此得名。在我们心中,这石牌象三峡人家凝聚的不怕峰险、饱受狂风暴雨打击形成的凝聚力量,更象党在三峡的擎天梁柱。

   5点多钟,我们虽乘旅游船离开金碧辉煌的明月阁码头沿途饱览风光回到了宜昌,但三峡人家的风情美景还在我们心中流连忘返。。。。。。。。

  

[人文地理]“到此一游”之三峡故事——黄一苇山水读记

标签: 旅行 三峡 山水读记

  

   “到此一游”之三峡故事

   ——黄一苇山水读记

  

   [一苇告知]

   断断续续走了大半个中国,终于决定写下点观感见闻。不求宏大架构,而务真情实感;不事引经注典,只为我手写我行我闻我思。系列专题旅游博客“到此一游——黄一苇山水读记”敬请关注:)

  

  

   (一)

  

   华夏江山,胜迹无数。但真正能够作为中华文化地标的不过三处:北京、西藏和三峡。

   去了北京,意味着你开始作一个中国人;去了三峡或者西藏,作为一个中国人方才合格,也就是百分制中的六十到七十之间的标注。把三者都赏析遍了,才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是个完整的中国人,也就可以给自己打上八十五分以上的高分了。而在我看来,也只有把这三个地方走遍了,才可以心安理得地漂洋出海去观瞻异域风景了。

   三地于我,其份量是可想而知了。

   三地之中,北京是我去地最多最早的;西藏还在云里梦中;而三峡在三地之中,时空上距我最近,但一直没有成行,以致积淀成一个硕大的梦魇,竟至后来搅得我时常难以心静——做个不合格地中国人能够安心吗?

   今年五一黄金周,出九寨,下峨嵋,经成都,过重庆,在万州登船入峡,于宜昌上岸。在三峡的时空隧道里匆匆一行,总算一解心中烦忧了。

   (二)

   晚八点,船从万州出发。

   万州的灯影已经从江边爬到山顶。小城的真容是无法细细端详了,只能从幢幢光影中去揣度。从小城灯光的面积和亮度上推测,万州也该是一个繁华的去处吧。近处的码头在暮霭中倒是看的仔细些,处处裸露的泥土和低洼之处的积水,提醒每一个过往此处的游客,万州正在大兴土木工程的开发建设之中。

   江山四号观光旅游船的客舱,和火车鸽子笼卧铺一样。所不同的是,火车有上中下三个床位,而船上的客舱却只有上下铺,和学生宿舍的高低架子床倒是一个模式。

   地处云阳县城对岸的张飞庙距万州不过两小时的行程。游客们刚刚从登船的兴奋中安寝,就又被广播的声音所诱惑,蜂拥着攀上了江岸的张飞庙宇。

   灯光一如万州小城般的灿烂。码头却比万州整齐许多。

   庙宇旁的小商小贩早已一字长蛇般的摆开了各式店铺。纪念品显得相当粗糙。倒是经营各种美食小炒的,其色香味和农村衣食讲究的丰腴人家不相上下,而价格却有出奇的低廉:一个酸辣土豆丝仅卖四元(人民币),一个凉拌香椿也是四元,刚出网的长江鱼虾更是卖到一盒三元。

   和许多地方小贩污浊油气的面容不同,这里的小贩穿着都很干净,一如他们几案上去皮后的土豆丝和黄瓜片,鲜润滑亮,养眼沁脾。他们一般是按照峡江上的轮船航班安排起居。更鼓漏深的时刻正是他们一日中的旺季。而中午才是他们安寝的时光。

   仅仅是为了打一份牙祭,买了一盒油炸长江虾,一盒油炸长江白条,一份凉拌香椿和和一元四个的米面馒头。凉拌香椿入嘴尽是早春的气息,醇香爽口一如新开罐的八宝粥,硬是让我珍惜着留了一路,直到宜昌上岸前才恋恋不舍的入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