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旅游局暗访组成员扮恋人套出导游购物分红-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汽车 正文

国家旅游局暗访组成员扮恋人套出导游购物分红

扫码手机浏览

  2015年06月06日 新京报

  今年云南低价旅游团导游骂人引发舆论关注。央视截屏

  昨日,国家旅游局通报了三起涉旅游案例查处情况。其中,张家界导游杨某欣因持刀威胁游客购物,被吊销导游证并被警方立案调查,涉事湘西中旅被罚5万元,停业整顿6个月。昆明缘分国际旅行社在购物店因火灾已不复存在的情况下,依然将其列入行程,构成虚假宣传、误导旅游者行为,须赔偿游客4996元,旅行社被罚1万元。

  记者还从国家旅游局获悉,国家旅游局5月以来已派出9路暗访组赴云南、湖南、海南、湖北等地,对各地不合理低价造成的强制购物等问题进行暗访,目前暗访情况已汇总,接下来旅游部门将会同公安、工商等多部门联合打击相关行为。

  据了解,在国家旅游局近期收到的旅游投诉举报中,涉及不合理低价及由此导致强迫购物或变相购物占投诉首位。

  投诉量上海云南居前列

  今年五一期间,云南等地接连出现“导游辱骂游客、强迫购物消费”事件。

  由此,国家旅游局于5月9日开通“我要投诉举报”平台,面向全国集中受理旅游市场违法违规案件举报。截至5月31日,平台共收到有效投诉举报154件,其中不合理低价及由此导致的强迫购物或变相强迫购物占34%,排在首位。

  从地域看,被投诉举报较集中的为上海、云南、江苏、北京、广东、河南、湖南、山东、四川、浙江等地。

  从举报事项看,涉旅行社及导游领队的88件,占57%;涉在线旅游企业25件,占16%;涉旅游景区22件,占14%;涉购物店、保险、游船公司、非法一日游16件,占11%;涉旅游饭店3件,占2%。

  研究公布旅游参考价格

  昨日,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司长彭志凯表示,针对不合理低价游的第一轮专项检查已汇总。

  据国家旅游局相关工作人员透露,从目前情况看,云南、海南等地不合理低价以及旅游欺诈现象比较严重。

  彭志凯介绍,针对旅游市场秩序中存在的欺行霸市、虚假广告、价格欺诈、非法经营、欺客宰客、强迫消费等突出问题,国家旅游局、公安部、工商总局三部门于近期联合印发了《关于治理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的通知》,把整治“不合理低价”、违法“一日游”等扰乱旅游市场秩序的行为,作为今年整治旅游市场乱象的突破口。

  彭志凯说,国家旅游局将通过曝光典型案例,揭露“不合理低价”背后的陷阱,设立“品质旅游产品榜”,开展旅游服务“大家评”等,加强对游客理性消费的宣传引导。同时,研究制定旅游目的地旅游参考价格,适时向社会发布。

  ■ 调查

  暗访组成员扮恋人套出导游购物分红

  5月初,国家旅游局组织9个暗访组赴云南、湖南、海南、湖北等地,每个暗访组由三人组成,互相之间打掩护,有的成员为了掩人耳目假扮恋人、兄妹。

  5月12日,国家旅游局一路暗访组报名参加了3晚4天的昆明-西双版纳旅游团。小组由三人组成,映儒(化名)年龄稍大扮姐姐,其他两人扮情侣。

  从行程单看,这个299元每人的旅游团行程丰富,参观野象谷、森林公园、坐澜沧江游轮、参观傣族村寨。

  可行程安排在次日这天全部变了。映儒说,早上,导游上大巴车就宣布,行程更改。野象谷、森林公园压缩到半天内,此后几天除了自费项目就是购物。

  映儒和一名女同事针对导游违规以及强制购物等问题发问,另一名男同事用针孔摄像机取证。“导游在车上不介绍风土民情,一直推销玉器,一上车就给我们讲云南那个导游骂游客的事,游客因为贪便宜也被旅游局处罚了。”映儒说。

  在玉器店,男同事装作要给“女友”买一件价值6万元的玉器,导游一直跟着介绍,并称可以给出很大折扣。借此,暗访组套出了导游与玉器店之间分红的事实。

  ■ 揭秘

  怎样辨识不合理低价的风险?

  国家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关于“不合理低价”,目前还没有权威准确的说法。但根据业内分析以及游客投诉情况反映,“不合理低价”,具有几个明显特征:背离价值规律、低于经营成本、以不实价格招揽游客、以不实宣传诱导消费、以不正当竞争手段扰乱旅游市场。

  其中,市场上常见的“零负团费”出游是比较明显的“不合理低价”旅游。“如果出团价格还不如一个景点的门票贵,那就肯定是不合理的。”该负责人提示,游客在选择旅游线路时不能一味贪图便宜。

  团费不挣钱为何还推低价游?

  北京旅游协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介绍,旅行社在制定旅游产品时,知道利润点不在团费本身,而是可以利用购物、自费项目等牟利。

  旅游法出台后,虽然对这种情况有所遏制,但仍有一些旅行社冒险推低价团。因为这其中的返点利润可观,有的产品返点可以达到200%,而且市场上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的情况屡见,游客被骗后投诉渠道不畅。

  “可以说,现在做国内线路的旅行社大部分存在不合理低价的问题。”该专家认为,这与目前国内旅游市场下滑有关。

长沙市开福区红山旅游局政府~~~~贪污,腐败。国家的执法部门领导都死到哪里去了。快来看看(转载)

  从一九九四年到目前为止,洪山旅游局(原综合农场)征收开发安置工作在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综合农场(以下简称农场)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综合农场、村、场干部来一批又换一批,日趋严重的违纪腐败景象毫无改观,在广大农民群众中引起了极大的不满!

      拆迁是农场领导以农民惨重损失为代价建立的政绩工程。他们采用强压、恐吓、欺骗等种种手段,强迫农民交出赖以生存的土地与房屋。如:“找贫、抓捕、拘留、签字逐放”,就是他们一贯通用的手法。如2003年,高广房地产公司要征用马栏山七队的部分土地,因拆迁补偿过低,他们就断水、抓人,直至拆迁户签同意后才放人。2004年农场以各种借口变卖生产用地,例子如:华良公司奠基动土,拆迁户因此制止非法开垦,农场领导以甘佩君、陈立勇为首数百人,抓捕章锡凡等三人并拘留二十四小时。2005年月湖分场拆迁户马菊花、张勇父子等人,被他们抓捕拘留后,房屋被其强暴挖除。  

      他们年年都采用类似手法,强制征收,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土地本是农民不可缺少的资本。试问断了农民唯一的生活来源,又不给予合理的补偿和安置,农民百姓如何能安居乐业?   

      一、青苗补偿费偏低

      从九四年广电工程征购农场经济林2000亩。农民一分青苗费也未得补偿,到2003年长沙大学拆迁时,山、塘、路、坝、林、木,均未给予补偿。更令人气愤的是农场领导杨冬亮为首扬言“推土机压死人他负责”的行径,这些只能用“霸权猖狂至极”一词来形容!   

      青苗没得到补偿

      二、安置补偿不到位

      生活没有保障。农场领导公布:“按年龄段一次性安置被拆迁者(刚出世的800元,一周岁的1000元;男、女二十三岁23000元;女的五十五岁以上减少1000元;男的六十岁以上减少1000元;七十岁以上每人12000元”;医保社保全无)。人平安置1.69万元还不到,据内部人员透露,农场上级申报是依人平4.6万元并带医疗保险对拆迁户进行安置的,按人平差额2.91万元计算,全农场1.7万人,总计近4.9亿元的总差额,这笔巨款的去向,他们绝口不提半字!房子、粮田、山林等农民所有的一切,换来只是一次性安置,什么保障都没有,这样的标准怎能生活?   

      安全设施不到位   

      三、安置房底层面积至今未定性

      农场领导一直以来用“统一招租、招商引资”为由,拒绝提供底屋面积有效凭证。如在马栏山安置小区,农民百姓至今还不知道底层面积是门面还是车库。同时,也意味着底层门面一天没有租出去,农民百姓就别想得到门面的租金,而毫无一技之长的农民也就只能等着饿死!   

      两安用地未利用

      四、“两安用地”被变向规划

      如马栏山数百亩用于生产发展的土地,除一部分被农场领导暗箱操作征购外,其余至今空留着(见图片)。农民群众联名要求自己搞建设,却被农场领导独挡,忘想一并吞下。例如:他们将拆迁户的农民户口由农村转为居民,这意味着最后的生产用地都会被他们收购从中获利。这点土地可是近万人最后的生活保障! 农民的安置用地也可以用来做商业建房,下系以网友发的贴:

      我是长沙市开福区洪山旅游局一名职工,说是职工,其实是群众,最近我们社区对于自己的安置用地和当地政府闹得沸沸扬扬的,对于群众来说,一来没有很厚实“后台”为支撑,因此找不着好的办法,也就组织所有的群众集体到市政府,省政府去讨个说法,当然也对于社会秩序是不对的,可每次给予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敷衍,迎来是一次又一次的没回复,有个别当地局领导说“就是不给你们这些群众(意指分钱给群众),看你们能有什么本事和我们斗。”组织“当头”的被当地政府以“糖衣炮弹”一说二哄就没有去进行次内活动中,敢问政府职能部门也可以这样处理事情,我们不是一直在说创建和谐文明稳定的社会,营造一个好的社会氛围,难道还要让不堪的历史场面一次又一次的重演,这有必要吗??到了2009年低,洪山旅游局出了一份公开信,大体的内容是把拆迁下来的资金做了个说明,倒过来说是广大群众还欠了政府的钱。账目是你们做成来的,中间的过程谁又知道,你们哪个谁不是开小车,抽名烟,家里的房产好多套。。。。。。难道靠国家的工资你们能养得起你们这样的开支。。。。。以下是2个本用来做是给当地拆迁农民以 1分地/人 地作为安置用地的,现以卖给开发商做商业用地,已建好商品房。呼吁广大网友帮忙跟帖,共同关注我们这些社会的弱势群体

      长大卧琥

      

      财富名园 ]  

      强制拆迁的抓捕  

      他们如果依照相关规定补偿到位,按拆迁户的提议,有效地利用剩余土地,拆迁户自给自足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为什么会出现以上紧张的局面呢?一切都原于农场领导的腐败。党中央多次提出:“从源头上防止腐败,要求各级村务、财务公开”。可是农场领导十几年来,从未进行上述两项公开。原有的十几家集体企业在几年时间内,连连亏损(如农机厂亏损368万元;金龙电缆厂亏损140万元;度假村亏损100万元,并附送500亩土地等等。)他们对以上巨额去向,从不向老百姓交代。  

      失地农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而搞征收拆的领导干部开的是小车,住的是豪华别墅,年年游世界,他们过得如此奢侈!为什么农场的领导干部来一批又换一批,却总是换汤不换药呢?他们自认为农民不识字、不懂法,阻挠农民学新法!农民懂得“选举公正”一词,但它在这里却行不通。这里是分场书记说了算:“什么选举呀!只不过是走走形式,依葫芦画瓢而以!”不过农民之中也有有知识的人,组织农民学新法,走上访路。上访路走了无数趟,期间也终于等到一次机会,总算盼到了2004年7月3日省市区各级领导就“征地拆迁补偿偏低”等问题召开了一次答辩会,可会上只有领导说话,失地的农民却没有发言权。市信访部领导徐东阳说:“六十号令有抛物线,农场领导是合法的”。是的,原来抛物线抛出了拆迁者之间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农场领导的合法使失地农民有苦难言!他们似乎在有意维护某些人,还是以求自保呢?下层官官相护网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此事如同针落大海一般杳无音讯! 

      总之,在地方霸权势力的控制下,拆迁户因征拆面临着失去原本美好的一切,而面对着一次次残酷的历炼,生活在黑暗之中。在百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向全社会呼吁,请大家一起来关注我们这些被困的拆迁户!同时,他们也不得不向国家上级领导求助,恳请上级党组织领导下办调查落实。请求其查处他们强行征地拆迁的行为,废除“土政策”,重新组建具备拆迁资格的机构,并结合目前情况,对我们拆迁户没依相关规定补偿到位的进行足额补偿。对受到迫害的失地农民的身心损失进行合理的经济赔偿。同时,让新的领导班子带领失地农民重振旗帜,有效利用剩余生产发展用地和安置小区底层面积,共同奔向小康生活!  

      以上的情况只是过去两三的,现在越来越严重,拆迁后我们买不起房子,我们该怎么办?住房公积金不交,被市里罚款三万,这个基层组织不知道有多少问题见不得人?  

      试问:政府能重视百姓吗?拆迁是个大问题,希望政府能为百姓着想,我们的百姓真的是很老实的,请政府严厉打击基层腐败,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2011.05.25日上午湖南省长沙市广电中心旁边的马栏山社区,又发生了一件为了土地打死人的事件。

     政府将地卖给了开发商, 但是政府拿到钱后私吞。开发商想开发此地,很多民众围了过来,与开发商请来的黑社会组织对峙,当地的媒体记者,湖南电视台就在附近也未成出面,事发在长沙市开福区马栏山,包工头强制占用农民土地,欺压百姓,叫人手拿工具,不准老百姓靠近,动手打伤7,,一个老婆婆被当场打到了地上,当时人们拨打110报警,希望民警来制止事件的发生。但是地方派出所不予理睬。迟迟不肯出警。导致事件的恶化,老婆婆在送往湖南湘雅医院后,抢救无效死

韶山市旅游局领导以权谋私、干扰旅游市场(转载)

走进韶山市旅游局的办公大楼,大楼前分别挂着四块牌子,《韶山市旅游局》《韶山市风景名胜管理局》《韶山市外事办》《韶山市行政执法局》,我要说到的是杨奎这个人,他身兼数职,分别是韶山市旅游局党委书记、局长、外事办主任 、韶山是风景名胜管理局局长以及韶山市行政执法局局长。

    一、以韶山市旅游局名义,韶山市旅游局于2010年3月成立旅行社,经营盈利:

    韶山市旅游局成立“红之源”旅行社,分别在韶山高速公路收费站及风景区内设立“导游服务中心”的形式招揽旅游业务。这家旅行社的盈利主要是靠在韶山高速公路收费站设立的所谓“导游服务中心”,招揽自驾车旅游的游客,安排导游服务,然后由导游带游客消费拿回扣,回扣所得利润与导游的分成方式是“四六分成”(导游得回扣的四成,旅行社得六成)。

    韶山市旅游局成立“红之源”旅行社以及“导游服务中心”所招揽的旅游业务,必须进入指定地点消费,比如:必须把游客带入一家叫“毛氏农庄”的饭店就餐,这家叫“毛氏农庄”的餐馆位于韶山市南环线隧道群附近,老板就是韶山市旅游局党委书记、局长、外事办主任杨奎的姐姐。

    二、 以权控制、干扰其他旅行社经营,企图垄断市场

    根据《旅行社条例》(2009年5月1日实施)

    “第十条 旅行社设立分社的,应当持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副本向分社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设立登记,并自设立登记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分社所在地的旅游行政管理部门备案。

    旅行社分社的设立不受地域限制。分社的经营范围不得超出设立分社的旅行社的经营范围。”

    根据此条例,韶山市旅游局是无权干涉其他旅行社设立分公司,但是杨奎以“风景名胜管理局”名义,根据《湖南省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1995年6月28日湖南省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第二十五条 在风景名胜区内从事经营活动,必须经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批准,按照省财政、物价部门的规定交纳有关费用,在指定的地点依法文明经营。” 严格控制其他旅行社在景区内正常经营。

    例如:2010年3月成立的“红之源”旅行社为什么没有任何限制可以在景区设点、设立门市。但是如:长沙阳光国际旅行社韶山分公司,手续齐全,但是杨奎就以《湖南省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为理由,以各种手段干扰其正常经营。

    韶山市风景名胜管理局能给出理由,为什么不批准其他旅行社在景区经营吗?

    试问:旅行社设置地点不能在景区,难道要设置在“山沟里”吗?

    韶山市风景名胜管理局这一个单位,可以否定其他所有行政机构吗?比如 工商局、湖南省旅游局、湘潭市旅游局?

    不难看出,杨奎这些做法,典型的就是以权谋私。希望相关领导,予以查证。

    关键字:怪事!手续齐全合法的旅行社分公司无法正常在韶山景区内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