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唯我多情》-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汽车 正文

唯美的《唯我多情》

扫码手机浏览

  小说链接:

    

    向读者隆重推荐小说《唯我多情》。《唯我多情》是作者在起点中文网连载的一部都市恩怨情仇题材的小说。小说不缺少流行元素,但更注重提示人性的最本质的东西。写得不好,有点脸红,希望能多多给予关注。希望读者多多发表书评,让作者能得到更多的鼓励。更新ing。

  附上第一章。

            正文 第一章 雪舞娉婷

    冬天的校园,静谧的夜晚,刚刚下了一场小雪,显得分外的温暖与温馨,正是情人约会的好时间,好地点。小路两边的树上挂着些许的雪花,地上留着几串脚印,偶尔有几对情侣或同学走过,有的在窃窃私语,有的在热烈地讨论。这一切营造出一种特别祥和的气氛。但这一切好像真的并不适合方宇新。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宿舍走去,一路低着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不是他想要的。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只有半年的时间了,他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承受这样的打击。他在心里问自己:“宇新呀宇新,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了吗?你自己再想一想。也许真的是你不好,你还做得不够。”他这样想着,已经进了宿舍的门。

    “小六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别人都在睡觉,只有活泼的老八不知在忙活什么,见方宇新回来,便问道。

    这时老四小赵也醒了,他是方宇新最好的朋友,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睡,因为他知道方宇新去干什么了。小赵便轻声地问了一句:“什么情况?”

    方宇新也不回答,径自奔向自己的床,躺下了,眼泪簌簌落下来。他怕别人看见,便把头进被里头。

    过了一会,别人都睡了,他起来,打开了灯,坐在桌子旁边,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小赵悄悄地站在了他身后。他看见方宇新在写一首词:

    雪花六出飘摇,琼枝千树娉婷。芳心一点随缘去,乌云几片向风行。夜出觅旧踪。

    待字钟灵毓秀,寻梦吹箫弄笙。愿剪轻纱绕香颈,能料陋躯对西风。哭就满天星。

    小赵轻轻碰了一下宇新,说:“走,咱们出去走走吧。”

    宇新点了点头,两人看了一下时间,楼门马上就要关了,便赶紧加了一件衣服,走了出去。

    小赵是方宇新的死党,有什么事,二人都在一起商量。方宇新是中文系出名的才子,只是二人的性格有些不同。小赵性格特别外向,张扬,看到什么就想说,快人快语,而方宇新性格比较复杂,但总的说来是中庸内敛。两人一路走着,也不说话。小赵也不问什么,他知道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安慰。两人走到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停了下来。小赵望了望夜晚的天空。天空繁星点点,虽然无语,也似乎很理解人似的,对着人眼睛一眨一眨的。

    “哭就满天星。”小赵说道,“真是太精彩了。我现在才体会到这首词的妙处。这首词放在宋词选里会乱真的。我想可能是真情所至,所以才触动了你的灵感。”

    “别说了,酸不酸。”方宇新说道。

    “你写都不嫌酸,我读一下怕什么。不过说真的,像你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现在恐怕已经绝种了。”

    “我可不这样看,我觉得人间总会有真情,不管世界怎么变化。”方宇新似乎不同意小赵的观点。

    “要不咱们不要在这逛了,出去喝点吧。会好一点。”小赵说道。

    “好吧。”宇新道。

    两人于是来到了校门常去的一家小餐馆,要了几样小菜,喝了起来。

    “我还在想着你的那首词。写得太好了。现在有很多笑星,哭星你恐怕是第一个吧。你要出名了,可别忘了我呀。”小赵不停地唠叨着。

    “她拒绝了我。”宇新道,“态度非常坚决。”

    “我就说了,你不要去碰她。她平时就一副高傲的样子,我最看不惯了,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那么痴情于她。一副落落难合的表情,要我说她就是孤芳自赏,在待价而沽吧,你是绝对出不起价钱的。”小赵愤愤地说。

    “不要这样说。我不这样看。她不是那种人。”宇新说道。像所有陷入爱情的人一样,方宇新也变得单纯而固执,这也许是人的最本质的一面,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我看你是昏了头了。也不怪,谁让你爱上她了。我就不明白,那魏妍冰有什么不好,人家对你那叫一个真,就是一块冰也应该被融化了,可你……”小赵有点激动。

    “你别说了。”宇新不耐烦道。

    “我干嘛不说。魏妍冰出身豪门,活泼漂亮,又冰雪聪明,人家能放下身段爱上你是你几世修来的福份,可你却偏偏不珍惜,死心眼去爱一个无人能打动的木头一样的冷美人。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小赵越说越激动。

    “我想我和她不是同路人。人家父亲是私立学校董事,豪门千金,我一介草民,相差得太悬殊。我不想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不想仰人鼻息。我想过自己的生活,富贵也好,清贫也好,只要有爱陪伴。”

    “可是你的爱却不想陪伴你。我看你是死心眼。再者咱抛开魏妍冰不说,说说吴双,人家对你怎么样?你刚一入学是谁领着你到处办各种手续,你那次生病,是谁每天陪在你身边,你考英语六级的前一天晚上喝得烂醉如泥,第二天起不来,是谁给你削铅笔,又端来热粥,你说你心中的至爱是一块拒绝熔化的冰,而你又何尝不是。你只顾你自己的感受,你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小赵从来都是这样,想说什么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

    “这是两码事,再说这种事不能勉强。”方宇新辩解到。

    “什么两码事,我看这是一码事。你是极度自私……”

    “我……”

    “别打断我,你是想说爱情是自私的,对吗?我不同意。不过我也替你分析过,我觉得你对她的感觉不能说是可爱,而应该是神秘,你并不完全了解她,而她又不给任何人完全了解的机会,因此让你有一种不断追求的动力。我觉得这不是爱。”

    “我倒不这样看,那正是她吸引我的地方,正是她的魅力所在。她不像别人那样过于外向,她性格文静,有含蓄之美,外表高贵大气,经常让我感到自惭形秽,我爱她,我不会放弃的,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宇新话没说完,忽然听到有人大声说道:“还是不是男人,磨磨叽叽的。一看就是个臭学生。我最他妈的瞧不起这样的人。”

    原来是对面有一桌喝酒的在骂。小赵赶紧站了起来,方宇新也站了起来,手不自学背向身后。这时对面的人又说话了:“你不用拿刀子,这种小把戏我见惯了,不好使。像你这种窝囊废就应该把你揣到外面雪堆里清醒清醒。”

    这时,小赵赶紧打开一瓶啤酒,又向服务员要了一个空杯,倒满然后一饮而尽,然后又倒满,说道:“大哥,我们两个小兄弟不懂事,惹大哥生气了,小弟敬大哥一杯,消消气。”

    “这个小兄弟懂事。”那人说道,“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看不惯他这个熊样。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来放得下,别娘们声儿娘们气儿的,让人瞧不起。”

    “是,大哥说的是。”小赵说道。

    敬完了酒,小赵和方宇新赶紧结完帐走出了餐馆。

    方宇新爱上的这个女孩是和他一个班的,叫刘菁菁。她虽然出身寒门,却全身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绝不是小家碧玉的那种。她身材高挑,肤如凝脂,鹅蛋形的脸丰满而端庄,一双眼睛如梦如烟,含爱带恨,让人琢磨不透。她性格沉静,不太爱说话,但一开口,便透着一股灵秀之气,一种夺人魅力,因此她成了人们争相追求的对象。但让人不解的是,没有人成功。方宇新是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而且多才多艺,两人同在中文系,是出名的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别人都是这样看的,而两人的关系始终像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相交。眼看就要毕业了。方宇新终于鼓起勇气,选择了这样一个夜晚向刘菁菁吐露了真情。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刘菁菁坚决地告诉他她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些事情。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

    两人沿着公路向前走。

    “要我说她性格上有偏执,从小没有父亲,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小赵道。

    “但以我的了解,她并不偏执。相反,她再正常不过了。可是让我想不通的是她为什么会拒绝我。我们在一起相处得那么好,我没想到她会拒绝我,让我一时难以接受。”方宇新还沉浸在那种无法释怀的情绪之中。

    他们边走边聊,忽然看见前面路边有好几个人,好像还有一个女的,向这边走来。小赵说道:“那个女的好像是郝倩倩。”“拉倒吧,这么晚了,怎么可能。”方宇新说道。可是定睛一看,好像真的是。于是二人躲到了路边的一丛小松树后,蹲了下来。

    他们走着走着,停了下来,小赵和宇新能听到他们在说话。

    “你就告诉我们得了,我就不信她是圣女。”其中一个人说道。

    “她肯定还是有什么原因。我们老大哪里配不上她呀。”另一个说道。

    “哎呀,你们别说了,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的说道。

    真的是她,小赵和宇新惊讶地对望了一下。

    “你肯定知道,你们是老乡,关系又那么好。我们老大说了,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他可是下了血本了。他爱刘菁菁都要疯了,要他杀人他都干。”

    宇新登时僵在那里,这又是谁呀。

    “你不是要进佳慧私立学校吗?我们老大说了,你要肯帮忙,这件事包在他身上。”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再说了,我也不能出卖朋友呀?”郝倩倩说道。

    “这不是出卖,是在为朋友的幸福着想。我们老大可是真心的。他可不同于一般的富家公子哥,他可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这你也知道。”

    “这一点我倒相信。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绝对要保密,向我保证。”郝倩倩道。

    “那当然,这一点你尽可放心,我们又不是坑她,不是拐卖她。”

    接下来他们说了些什么,小赵和宇新一句也没听到。

    二人蹲在树后,沉默。原来这里边真的有事。会是什么事呢?二人都在猜。过了一会,那伙人走了过去。二人开始议论起来。

    “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宇新道。

    “我看不像,我有一种预感,好像事情很重大,我的预感一直很准。”小赵说道。

    又是一阵沉默。其实方宇新也感到事情重大,只是从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他在想明天怎么办,是问郝倩倩,还是直接去问刘菁菁。

    “咱们去看录像吧,或是上歌厅,不能在街上逛一夜呀。”小赵说道。

    “看录像吧,省钱。”方宇新说道。这是他们经常干的事。于是二人走进了常去的一家录像厅。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晨,二人拖着疲倦的脚步,走回了校园。刚一进大门,看见主楼花坛左侧有很多人在看着什么,他们也凑了上去。

    “真惨,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了。”有人说道。

    “现在的大学生,太让人操心了,一个小姑娘,会惹出这么大的事。”又有一个说道。

    这时,和小赵和方宇新同班的一个同学小雨走了过来,看见了他们两个,开口便说道:“昨晚郝倩倩一夜没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很担心,打电话又不接。今天早晨回来就不停地哭,问为什么又不说。刚才她终于开口了,说她的一个朋友……”

    “怎么了?”小赵迫不及待地问。

    小雨指了指挨着花坛的一片小树林。

    “怎么了,快说呀。”方宇新也着急了。

    “赤身祼体,已经都硬了。”小雨说话的声音都已经颤抖了。

    “啊!怎么会这样?”小赵和方宇新几乎同时喊了出来。会不会是和昨晚的那几个人有关,会不会是和郝倩倩说出了刘菁菁的秘密有关,二人同时想到这里,都傻了眼。

唯美的动物世界,如此夺目

  唯美的动物世界,如此夺目

  ——读雨街野生动物传奇故事

  文/绿窗

  雨街写了三种动物,但他必须了解整个丛林,才能找到广袤的背景下,动物生存与成长的脉络,以及种种历险,奋斗史。动物不相信眼泪,只有打拼学习,所以亦是生命的求索史诗,小草尖尖钻入孩童的眼睛心里,灌输美,勇敢,和智慧。

  由于他开阔的知识,呈现多重、辽阔、苍茫的自然界,大处淋漓,小处生辉。哪怕写树洞里的小小白蚁,他的视野亦纵横丛林,沼泽,云层密布的天空,眼光机警,像狮王一样巡视领地,一切不能逃脱眼底。

  仅棕熊遇到有名的动物就有,跳跳虾,水巴虫,山溪蟹,白蚁,鱼群,蟒蛇,秃鹫,灰狼,松鼠,豪猪,狼獾,鲸鱼,海豚,蜜蜂,麋鹿等。作为主角的蟒蛇、狮王又继续与角马,蛇獴,猎豹,巨蜥,白鹮,胡狼,斑马,野牛,疣猪,野兔,瞪羚,象群,鬣狗,长颈鹿等周旋。每种动物不是一闪而过,而是精准到习性,捕猎,生育,挫折,都有精彩叙述。小不点们萌憨,惬意,闹腾,注意力被一只蝶,一株花吸引,对凶险的感知尚少,不加掩饰地释放热爱与憎恶,就是恐怖的蟒蛇,那种天真淘气也是可爱的。

  它们穿越尖毛草,甘露树,山姜,刺黄莲,猴面包树等,艰难而勇敢的生存。那些奔腾的四蹄,飘逸的毛发,冲天的吼叫,震慑人心。静谧的躁动,隐匿于暗黑的河边,草尖深处,欲望的呼吸一点点喷张,稍一动作,甚至眼神一闪烁,就是你死我活。生命即强悍又脆弱。当失去父母,家园,独自面对陌生丛林,它们没有机会沉浸孤独,无助,哭泣,它们流浪,结盟,奋战,受伤,称王或死亡,养育后代,保护母性,解决纷争,既恪守着古老的遗传祖训,又主动向其它动物学习新的经验,如果没有人类的干预,它们按照自然的筛选,进化,活得勃勃生机。

  雨街以强大的内心,写出它们坚毅而湿润的灵魂。也说出了脆弱不是本性,只要勇敢地出击,定会增长智慧,战胜苦难,为自己赢得尊严。

  雨街的语言诗性,韵味。动物不能言,悲伤愤怒或喜悦以嚎叫和动作表示。雨街以敏锐的感知,把生涩的术语,用简洁生动的比喻,三言两语点拨清楚,且都是小朋友耳熟能详的事物,轻松在未知未见中搭起了桥梁。

  比如,三只小熊像地下钻出的蘑菇;柔软的前肢像装了弹簧;棕熊向下滚落,像小皮球;山溪蟹嘴边的泡沫像在脖子里挂了一长串珍珠项链;小熊吃一堆白蚁,更像在吃冰棒;蟒蛇的脑袋时而像高尔夫球杆的球头,时而像潜水艇里的潜望镜,时而像曲别针似的转回来;棕熊滚了一身厚厚的泥浆,像身着宇航服的宇航员。有的比喻奇特,肉的味道像小虫子团团飞舞;纷纷出生的小蛇在蛇妈妈身体上像突然绽放的花萼;鳄鱼一愣神工夫,身上一下子套上几个救生圈,被蟒蛇绑架了。太形象,读来忍俊不禁,源于作者对孩童生活的关注,对自然万物的亲近,才能手到擒来。

  故事惊心动魄,但还远远不够,好的动物故事还应该渗透多种情怀,我们也得到了。

  密布的血腥空间,不时筛下温情的光芒。失母的小棕熊突然扑到陌生的老熊王怀里,熊王要拍下的手掌登时软了。母狮独自去沼泽寻找幼狮,被当地狮群攻击,新狮王科特救了她,母狮虚弱地把头靠在科特身上,科特伸出舌头帮她清理鼻梁的血迹,又用尾巴勾住它的尾巴,温柔地望着它。爱和力量就这样回到母狮身上。狮王抓住一只疣猪崽子给小狮子玩耍,训练捕猎技能,好像尽责的父亲给孩子买玩具,有趣而感人。三头小狮子长大要离群了,狮王主动参与打猎,留给儿子们最后一餐饭大象,而小狮子为了感恩养育,也奋力猎击一头长颈鹿,留给父母。离别的沉重,使他们都吃不下,狮王惆怅地张望,小狮子消失在领地之外。

  《狮王科特》里,雨街表现出那份复杂的情感,父母再难过不舍,必须放任,而家园再好孩子绝不能贪恋,必须到陌生的世界打出自己的江山。这里面有决绝,希冀。

  动物亦有耻辱感。一狮王战败,为活命吃掉自己的幼狮,甚至愉悦起来,引起母狮的强烈鄙视。母狮为保护领地拼死而战,而老狮王却轻视了,母狮愤怒冲上去撕咬老狮王,反差点被咬死,这时新狮王冲过来咬断了老狮王的脖颈,母狮带了所有姐妹一同投靠。母狮崇拜英雄,决不在怯懦的领导下苟活,那种血性,志气,让人尊敬。

  这亦是丛林的法则与秘密,等级森严,权力为大,但责任与担当最为重要,一旦信任丧失,顷刻间坍塌。雨街写道:“信任与团结,无论在动物世界,还是在人类社会都是战胜对手的保障。”

  有人性,但绝不是人。动物喜欢搏杀,有撕裂肉体的快感,野性是活着的根基。我们看到作者凝视丛林的眼睛,他的沉静与沉思,这样成熟的写作才会战胜时间,提起蟒蛇,狮王,棕熊,你的眼前一定是巴布,科特,哈根。

《远方》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

  多伦多的冬季,寒冷且漫长,因为靠近安大略湖,空气一直阴冷潮湿,出门需要随身带伞,我对着窗户深呼一口气,就立即结了一层薄霜。室内的温度计显示华氏72度,我仍然冷的揪心,从箱子里找了件毛呢大衣,仔细一看,还是前年吕璨买的,我坚持若无其事的穿上,出门。因为是休息日,店铺都关闭,街上的人很少,车也不多,我开的很慢,坐在右侧驾驶,还有些不太习惯。清晨的街区,雾气缭绕,透过车窗,周边迷蒙的景物渐行渐远。这里给我的感觉像极了上海,始终让我无所适从。

  现在住地方离Pacific Mall不远,一个有名的华人商场。是我毕业那年去西部旅行认识的朋友Andy的房子,他也是一个人从多伦多来到北京,又从北京辗转到了西安,最后到了拉萨。当时他身无分文的被撂在藏北草原上,没钱又不会中文,我心想这哥们儿准是饿了一天了,见我从大巴上冲下来背着大包激动不已的奔向纳木错时,Andy也狂奔过来朝我大喊了一声,别提场面有多狗血。那时正值冬季,去往纳木错的人并不多,周边都是藏民,能用外语交流的少之又少,我无疑救了他一命。

  纳木错的天空深邃疏朗,仿佛触手可及,蓝绿色的湖泊像是一块天然的巨大宝石镶嵌在藏北草原上,湖边的草地像块无边无际的地毯,屹立在远处的唐古拉山,唯美的山峰覆盖着皑皑白雪,犹如一座城堡忽隐忽现,夕阳西下,大片红霞映入双眼,瞬间,让人感觉心灵澄澈。我说服自己一路心无杂念的来到这海拔高处的神湖圣地,可此时此刻,我仍然如此的念念不忘。从纳木错一路搭车加徒步回到拉萨,我带上了湖边遇到的Andy,聊了几句才发现,他竟然一句中文都不会,我真佩服他如何在中国待这么久。一路上他在说,我听,其实我也听不懂几句,大概了解他是怎么来到中国,他喜欢中国的文化之类的,老外说话喜欢手舞足蹈,简直像打了鸡血。他觉得累了,让我说,那时我英语挺烂的,做了个小学生水平的自我介绍。丫死活让我聊聊中国女孩,说喜欢中国姑娘,想了解。我说你丫也够色的,当然这句他听不懂。我想了许久,于是跟他讲了吕璨,全部用中英结合的方法,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他一直很感兴趣的不住的点头。我讲了那么久,连我自己都感觉仿佛又回到了高中那几年。

  高一那年我从延庆来到北京上学,整天无所事事,这里甚至没有一个可以一起踢球的人,宿舍也都是北京孩子,整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他们嫌我说话有口音,都不爱搭理我,我也懒得搭理他们。我喜欢我的故乡,虽然它只是一个县城,但是却承载了我童年的回忆,突然间来到一个大城市,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吕璨是英语课代表,收英语作业,领读课文,声音挺好听,每天早上她都很大声的喊我,东子,交作业。我说你不能叫我夏东吗,然后她眯着弯弯的眼睛笑嘻嘻的模仿着我的口音说,不能。这在当时是我每天最快乐的事。后来我就开始学着说普通话了,不过有时候吕璨找我收作业,我会故意说两句延庆话,逗她笑的前仰后合。我跟姜洋说吕璨对我笑,他说你丫做梦去吧,她就长那样,看谁都笑嘻嘻的。当时认为吕璨不算那种特别漂亮的女生,王小甜长得比较好看,是我们全班男生暗恋的对象。但是吕璨能让人过目不忘,起码我见她第一眼之后就再没忘记她的样子,姜洋说这叫有气质。之后吕璨问我她漂亮吗?我就说你很有气质,结果她转头就踹了我一脚。后来姜洋告诉我,就你丫这样的,这辈子别想追到她。所以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夸女生,直接说漂亮,觉得你轻浮,说有气质,又怕踹我几脚。所以后来我都跟姑娘们说,你挺与众不同的,因为这什么都代表不了。

  第一次约吕璨,激动的差点要了我的命,那时候没有手机,早自习就写好的一张字条一直攥在手里直到放学才塞给她。她显得并没那么惊讶,龇着整齐的牙齿,笑嘻嘻的问我,什么呀?你自己看吧,.我故作镇定的说。转过身,出了一手心的汗。

  约好的下午1点,我早早的就出了门,跟姜洋借了件白衬衫,站在镜子前感觉自己像个英勇的王子。结果她让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面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差点让我变成烈士。开始十分钟我认为她是女生的礼节性迟到,半个小时候后我感觉她可能是堵车了,过了50分钟我想她大概是不会来了,顿时感到无比失落。爱来不来吧,我心想着天气还不错,我当晒太阳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没走,默默的坐在石阶上看着来往的人群,那时北京的天空还是很蓝的,一尘不染,空气也新鲜的随时可以大呼几口,周围刚刚修剪的草地透着一股青草香,天安门广场上有很多儿童在奔跑着放风筝,有燕子,蜈蚣,蜻蜓,形态各异,色彩缤纷,她们的爸爸妈妈也在跟着她们欢呼跳跃,让我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其实我并不愿意离开延庆,一旦离开了,对于家乡来说,你都是去向远方,这会让人异常伤感。一个小时以后她终于出现了,穿条白裙子梳着麻花辫一甩一甩气喘吁吁的往这边跑。她见到我后非常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我迟到了,然后眯着弯弯的眼睛委屈的看着我,脸红的像个苹果,真想知道她当时是累的还是因为见我才脸红。不过最后她还是大声的加了一句,走吧,东子。顿时,幻想全无。那天我们去了游乐场,吃了麦当劳,这在当时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高档的餐厅了,之后还吃了一个贵的要命的冰淇淋,现在才知道,是哈根达斯。最后送她回家的时候,两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吕璨吵着要我背她,我心里是非常愿意的,可嘴上却说的是,你那么重,谁背的动你。切,她不满意的撇撇嘴。现在想起来,挺遗憾的,这么多年,都没有背过她一次。我们并排走在路灯下,昏黄的路灯把人的背影拉的好长,柔和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我们身上,初秋的北京夜晚仍然炎热,她的刘海儿湿漉漉的搭在额头,她不时的用手去摸,凉鞋上的珠子互相摩擦发出刷刷的声音,她走在我前面,一蹦一跳。当时的画面还能清楚的浮现在我眼前,直到现在。

  高考填报志愿前,学校放了7天假,我打电话给吕璨,我说你来我家吧,我们去爬长城。当天吕璨就来了,我在车站接她,她一下车,我都没认出来,简直像个从外国回来的小姑娘,我说你穿成这样干什么?她脸又红了,笑嘻嘻的说现在比较流行。相比之下我简直是个土包子,穿着我爸的拖鞋,和足球服的短裤,头上还带着个农民帽,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和她走在一起,她不介意这些,还是一如既往笑嘻嘻的拉着我说快走,快走。6月初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炎热,长城上密密麻麻人挨着人,我们从南长城上去,北长城下,花了整整一下午,一路上她在讲,我在听,给我讲长城的历史,还有一些传说,讲到孟姜女的时候,她不住的拉着我问,你在听吗?你说说我讲到哪啦?其实我一直在听,只是不看历史,也接不上话。后来我看了整本的史记讲给她听,她也像我当时一样,默不作声,也许她早就不喜欢历史了,也早就不喜欢当初喜欢的那些东西了。她说你看青砖都刻满了字,全都是谁谁谁到此一游,这可是文物。我说我一会儿要见谁在砖上刻字看我不抽丫的,她咯咯笑,说你怎么暴力解决问题?再说你也抽不过来啊。我说那我就当义工,拿个小马扎,拎桶水泥在这蹲着,看谁往上刻字我就给抹了。她说这主意好,到时候我给你送饭。

  我们没有像童话故事那样考上同一个大学,虽然我照抄了她的志愿单。她去了上海,我留在北京。开学那天,我和姜洋去火车站送她,她一直哭,平时都是笑嘻嘻,现在哭的的样子,让我的心如同针扎一般。临上车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不考上海。我说我不想离开北京。难道我会说我报了没有考上吗?她上了车,隔着车窗仍不断跟我挥手,我发信息说,毕业一定上海去找你。我觉得自己当时真蠢,竟然抄了一模一样的,我应该把那几个志愿都填上海的大学,如果那样的话,今天的一切可能就都会改变。

  到了拉萨以后我把身上仅有的几百块现金都给了Andy,自己订了张机票滚回北京。在机场我打电话给吕璨说,我跟你去纽约。她在电话里也是一如既往笑嘻嘻的样子,问我什么时候回上海?我说,不回去了,在北京等你。她说那我过几天回北京。我说好。她现在就是这样,不问我原因,不问我为什么突然一个人去旅行,也不问为什么又愿意跟她一起去美国,也许她都明白,也许她比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回到北京,总是喘不过气,这高原反应来的也迟了点,每天只能待在家里。她让我抓紧学美语,给了我一个,里面的视频挺有意思,我每天就这样自娱自乐,看视频,然后笑,看新闻,然后骂人。国外的生活真他妈不太平,不是这个国家核泄漏,就是那个地区挨导弹,我打电话给吕璨说,咱就留北京吧,国外乱着呢,我仍试图让她改变主意。她呵呵笑着说,我没非让你去啊,你喜欢留这我就一个人去呗。那话语和笑声干净清脆,听不出任何情绪。

  有时候我感觉她对我压根就没任何情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就像大三那年她在姜洋家撞到我和王小甜。姜洋给她开门的时候,王小甜还在卧室里没穿完衣服,我在浴室洗澡,我根本没想到她突然从上海回来,姜洋说他本打算跟吕璨说王小甜是和他睡一起的,可是忽然王小甜就在卧室里喊,夏东,你把我衣服放哪了?这时候我正出现在浴室门口,这下全他妈完了。我当时以为吕璨会立刻夺门而去,或者抽我一嘴巴,再夺门而去。可结果什么都不是,她只是脸色变了,原本上扬的嘴角落了下去,挺难受的看我一眼,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我不怎么擅长说谎,像这种场面也没什么好解释,我不得不承认我心里掠过一丝得意。结果她什么都没问,拉起我说刚下火车,饿了,去吃早饭吧。后来姜洋说吕璨跟他要王小甜电话,我问王小甜吕璨给她打电话了吗 ,她说没有。

  这档子事估计放一般的女的身上,肯定得闹个天翻地覆,虽然我和吕璨那时还不算正式的男女朋友,但是她绝对有资格收拾我一顿,然后让我永远的滚蛋,但是她却没有,正常来讲,这等于默认原谅我了。这就好比是男人以事业的名义在外面花天酒地,但是温柔善良的妻子却能够一次次的给予原谅,这是大多数正常男人期待的最好结果。可我并不这么想,我想等着她找我大哭大闹。可是她却没有,她是根本就不在乎我,才会愿意这样容忍我。

  在高洋家那天是我生日,每年吕璨都从上海跑回来陪我一起过生日,其实我根本不重视这些,我只想借这个机会见她一面。但是那次她说她今年回不来了,我说那你回不来我就去吧,她说你别来,我最近挺忙的,等忙完了我就回去。她说话支支吾吾的,让我有种感觉她在说谎,我在家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晚上12点多,我又打电话给她,接电话的竟然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说你让吕璨接电话,他说她现在不太方便,我气的发抖,我说那她什么时候方便,他说明天吧,我让她给你回过去。我一夜没睡,我不想胡斯乱想,可是这么晚了他妈的跟她在一起的还能是谁?我买了一大早的车票,晚上就到了上海,一路上我都劝自己,肯定什么事都没有,我握着手机,我想着或许她会给我打来,可是并没有。直到我在学校的篮球场见到了吕璨,不但见到她,还有个人背着她从篮球场往这边走,我赶紧躲起来,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躲起来,或者我知道为什么,我只是不想去面对,我想就当他是一个普通背她的同学,可是昨晚的人又是谁?我的心像被撕裂一般。

  她的校园干净整洁,路边有一排排的法国梧桐,我坐在树下,看着吕璨就那样被别人背在身上走出了我的视线,我想过我该冲过去,把吕璨抢回来,可是那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操蛋情节,我根本没资格那么做,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最终我还是没勇气见她,于是当晚就回了北京。高洋找我喝酒,在酒吧遇到了王小甜,于是事情就发生了,我不想归咎于酒后胡来,或许我就是故意的,我在用最愚昧的方式来报复吕璨。

  可是,在姜洋家里,她看我的那个眼神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我绝不能失去她,之后我去了上海,我没有再提那天晚上的那个电话,也没有我想一切重新开始。上海的那段日子,我想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在周浦的万达广场找了份工作,住在康桥。吕璨那时候在杨思实习,每个周末我们见面,那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生活,她买了一本菜谱,每天下班研究怎么做饭,从开始的无法下咽到同事朋友们聚会她能做一桌山珍海味,都说我是捡到宝了。我们还养了一只狗,她死活取名叫东子,导致她叫我的时候狗窜上来,叫狗的时候我冲上去。有次我们一家三口去外滩散步,还被杂志社拍了一照,也不知那杂志有没有出版。经常有那么一瞬间,在我早上起来趴在床上喊着吕璨要袜子的时候,我觉得她简直就是我的妻子,男人在20出头的年龄都不愿结婚,可我真的很想立刻就把吕璨娶回家,总觉得好像一不留神她就会离开我。春节回家,我说你去我家住几天吧,我妈想见见你,她挺委婉的拒绝了我,我也没当回事,想着可能太早了吧,毕竟还都没有毕业,我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这样想着,我也没强求她。

  春节那几天王小甜忽然来找我,她先是打电话,说人在延庆,找我有急事。我说我不在家,她说我问姜洋了,知道你在,你借我点钱吧。我一听是借钱,想着毕竟干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我说你卡号告诉我。她说我就在延庆,我去你家取,那天家里正好没人,我告诉她地址,我本以为她只要千八百块的,谁知道她来了说要五千,我让她在家等着,我穿着拖鞋到楼下的银行去取。回来时,她说姜洋给我打了个电话没说话,我也没在意。她说她怀孕了,准备把孩子生下来,我没问谁的孩子,我也根本不想知道,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想弥补的错误,她说过段时间还我钱,我说随便。

  之后吕璨突然回了上海,给我发信息说,打算去纽约留学。我从来没想到她会忽然想出国,我一直计划着我们毕业之后会留在上海或者回到北京,我们从北京到了上海,现在又要到国外生活,那一刻,我犹豫了。第二天我立刻动身回了上海,回去的时候,她已经报了好几个学习班,休息的时间也在看一些英语的网站。我辞掉了工作,她去学习班,我就待着东子在公园里转,她每天回来的很晚,我就把饭做好,我没说要跟她一起去,我想或许她能改变主意。一个月后,她还是如此每天忙忙碌碌,我问她什么都说好,唯独我说咱不去美国行吗?她就默不作声。我说我想出去旅行,我本以为她会要跟我一起去,可她没有,她变得和过去不打一样,我一个人去了西部,徒步走了很多地方,我不断的想我要不要再一次去向远方,我遇到了Andy,我回忆了我们过去的那些年,最终我做了决定。

  那段时间我回到了北京,王小甜又打电话给我,她说让我陪她去次医院。我说你又出什么事了,她说我要把孩子打掉,这离上次跟我借钱的时候已经快三个月了,我说姐姐你不是想死吧?她说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了,那人不值得我这么做,你陪我吧,医生说得家属签字。我说你让你妈去呗,她说我妈要是知道会打死我的,最后一次,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找你。那时候离出国还有不到一个礼拜了,我想最后帮她一次吧,我就再不欠她什么了,可是就在我带她从车上下来往医院走的时候,几个人跑过来,把王小甜按倒在地上,拳脚相加,我什么都来不及想,赶紧冲过去拦,可他们人太多,把我推到一边,我看看周围,抄起身边的一个消火栓砸过去,这时人群突然间散开,消火栓砸在了王小甜身上,鲜红的血从她腿上流下,她大声的喊,我傻了眼,刚才那些人开车跑掉了,我抱起王小甜冲进医院,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王小甜大出血而死,案子迟迟破不了,我是最大的嫌疑人,在警局里待了2个月。等我出来的时候,吕璨已经走了,并且跟我失去了联系,我去她家里,她父母都不愿意告诉我,我并没有杀人,可是没人愿意相信,任谁都恨不得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我在纽约一直找他。后来高洋说,别找她了,吕璨说了,她说不想见到你,这女人就这样,翻脸就不认人。当时保你出来的时候她还拿了不少钱呢,这一听你一时半会出不来了,人就走了。我不知道事情最后变成了什么样子,王小甜不是我杀的,可是吕璨为什么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呢。我没有回国,一直就待在纽约,知道前几天Andy说让我来多伦多参加他的婚礼。

  我开车在安大略湖周围转了一圈,找了个便利店前,停了车,找个地方抽烟,还是我从北京带来的白沙,我就爱抽这烟。回到家以后,发现Andy已经旅行回来了,离上次见他已经一年多了,Andy显得精神奕奕,并告诉我他马上要结婚的消息,当Andy把他的未婚妻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呆住了,不是别人,这位站在我面前微笑的姑娘正是吕璨。

  当你感觉这个世界真他妈扯蛋的时候,它就会更加的操蛋。我无奈的微笑着给他们拥抱祝福,吕璨一直微笑者,想过去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我也微笑,不带情绪,因为事实上事情没有什么变化,也再不会有什么变化,仍然是我爱的女人就要嫁给别人了,其他都不重要了,故事也没有像电影中那样发展,在女主角在应当说YES,I DO.那一刻奔到旧爱怀里,在那一刻,她说的就是她该说的YES,I DO.

  回到北京,一切还是和过去一样,绿树还在绿着,蓝天还在蓝着,再没有什么比物是人非更为普通,路过一家便利店,掏出零钱买了一盒白沙,头顶的电视上播着新闻,加拿大女留学生携未婚夫回国,捐款数百万修护万里长城。我微笑,出门,泪如雨下。

  本文还有下篇,欢迎大家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