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运动 首届天字古道徒步大赛浙江湖州举行-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汽车 正文

文化+运动 首届天字古道徒步大赛浙江湖州举行

扫码手机浏览

  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16日电(胡丰盛孙婧宜何伟卫)15日,2018年第一届浙江省天字古道徒步大赛在浙江省湖州市埭溪镇开跑,来自江浙沪地区的1000多徒步爱好者现场展开竞逐。

  湖州本地的选手朱小明最后以1小时17分钟14秒的成绩跑完8.5公里,斩获第一名。

  近年来,随着国人健康意识不断提升,绿色环保、亲近自然的有氧运动——徒步已成为颇受推崇的健康生活方式之一。

  当天上午,鼓声响起,徒步爱好者们在森森古道上展开角逐。

  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吴晓达仅6周岁,是本次比赛最小的参赛者。

  妈妈吴晓清表示,通过比赛鼓励孩子运动,强身健体,非常值得。

  吴晓达平时就喜欢运动,到达终点后,忍不住“抱怨”自己本可以更快,是妈妈拖了后腿……来自江苏的曹东是徒步比赛老手,平均每年参加4-5场徒步比赛。

  在他眼里,徒步运动不太讲究场地、技巧、装备,又能起到很好的锻炼作用,值得提倡。

  这次比赛最让他喜欢的是极具特色的赛道,“这条古道上有水泥路、土路、小台阶、竹林道路等各类赛道,沿途还有自然奇景、丛林古刹,非常有趣。

  ”据了解,本次大赛赛道位于天字山生态旅游景区的天字古道。

  该古道全长约15公里,连通皇觉寺、天字禅寺等丛林古刹,是目前吴兴区保留最完整、路线最长的一条古道。

  2017年,古道入围“中国十大古道”20强,2018年被评为长三角十大古道之一。

  大赛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大赛不仅是为了响应全面健身号召,也是埭溪镇深入实施“全域旅游”发展战略,推动古迹活动与再创造的重要抓手。

  “挖掘古迹文化内涵,赋予其新的时代使命,是我们在做的。

  ”

菊之的家乡_浙江湖州

  2006中国十大魅力城市——湖州

  

   湖州地处浙江省北部、太湖南岸。东邻上海150公里、南距杭州90公里,是苏浙皖的交汇之地,因濒临太湖而得名。现辖德清、长兴、安吉三县和吴兴、南浔两区,总面积5817平方公里,人口257万,东部为水乡平原,西部以山地、丘陵为主,俗称“五山一水四分田”。

    这是一座具有2300年历史的江南古城。公元前248年楚春申君黄歇就在这里筑菰城,公元602年开始得名为湖州。迈入新世纪的湖州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发展,逐步成为太湖流域一座现代化大城市。

    在中国长江三角洲地区中,湖州是一座重要的对外开放城市,是国务院确定的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先行规划、先行发展”的l5个城市中的一个。全市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综合实力明显增强,人民生活已经实现小康目标。湖州市坚持“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的战略取向,逐步把湖州打造成为上海的“后花园”、“菜园子”和“加工园”。

    湖州地处江南,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以山水清远而著称,自然风光秀美,山水资源十分丰富。这里有俗称“金钉子”的全球二叠系至三叠系界线层型剖面以及古生物活化石银杏和扬子鳄。

    全国四大避暑胜地之一的莫干山也在湖州境内,莫干山因2000多年前著名铸剑师干将、莫邪夫妇在此铸剑而得名,以竹、云、泉“三胜”和清、静、凉、绿“四优”而驰名海内外,山上星罗棋布的二百多幢别墅建筑风格各异,有“世界近代建筑博物馆”之称。

    烟波浩淼的太湖孕育了勤劳的湖州人民,通过十几年的建设,南太湖边景色宜人,旅游设施齐全,成为休闲旅游的热点。尤其是在太湖旅游度假区,从1999年起连续举办全国极限运动大赛,并且建成了国家体总南太湖水上运动基地,被中外极限运动爱好者称为“中国极限之都”。

    安吉县有“中国竹乡”的美誉,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中著名的竹林斗剑镜头就在安吉大竹海拍摄。而海拔1587.4米的浙北第一高峰龙王山就在安吉县境内,有“浙北绿色宝库”之称,是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的源头所在,清冽的山泉就从这里流出,最终流向黄浦江、流向大海。

    湖州在历史上就以“文化之邦”而著称,人杰地灵、人文荟萃,湖州人为中国书画史和文学史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江南水乡特有的人文气息至今仍深深地蕴藏在湖州的小巷古宅中。

    湖州是湖笔的故乡,湖笔被列为中国文房四宝之首。相传,秦国大将蒙恬对湖笔的制作工艺作了重大的改进,首创“纳颖于管”,并流传至今。湖笔不仅有“湖颖之技甲天下”的盛誉,而且孕育了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湖笔文化。湖笔对中华文化的传播、文明的传承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近五十年来,陈毅、朱德、董必武等国家领导人和郭沫若、潘天寿、沈尹默、沙孟海、谭建丞等一批文学泰斗和书画大师,都用湖笔留下了珍贵的墨宝,与湖笔结下了不解之缘。

    湖州历代书画之风颇盛。三国时期的曹不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立传的画家;有书圣之称的王羲之曾在湖州为官多年;元代著名的书画家赵孟兆页开创了中国古代士大夫文人画派,在世界艺术史上留下了深远影响,国际天文组织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了水星上的一座环形山;近代海派文化的创始人吴昌硕也出于湖州,他集“诗、书、画、印”于一身,并创立了西泠印社。而1000多年前的“茶圣”陆羽隐居湖州时所撰写的《茶经》,则是闻名中外的第一部茶叶专著,为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湖州素有“丝绸之府”的美誉,是世界丝绸文化的发祥地之一,4700多年前的湖州先民就已开始种桑养蚕。湖州所产的“辑里湖丝”不仅被指定为清代的皇室贡品,而且在1851年伦敦第一届世博会上,获得维多利亚女王的特别金奖。

    在河网密布的江南水乡还点缀着无数形状各异的石桥和充满韵味的小镇,南浔就是著名作家徐迟心中那座水晶晶的江南小镇。古镇南浔水乡特色鲜明,向来就以园林荟萃、经济实力雄厚而著称,现在不仅保存有中国近代史上藏书最多的私家藏书楼—嘉业堂藏书楼,还保存有众多的明清私家园林,这些宅院以其独特的中西合璧的风貌令人称奇。

    湖州还保存有众多的历史遗迹,唐代建造的飞英塔塔中有塔,建筑形式独特,宋代的铁观音铸造技艺精湛,新四军苏浙军区旧址也在湖州境内。

    湖州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古人云:“苏湖熟,天下足”。至今湖州仍是全国的粮油、蚕茧、淡水鱼、毛竹的重要生产基地,是全国三大淡水鱼养殖基地之一,毛竹的蓄积量占全国的十分之一。湖州人独创的“百鱼宴”和“百笋宴”丰富了中华美食的内涵。近年来,随着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各种特种水产、优质蔬菜、名特瓜果、高档花卉等农产品源源不断地从湖州运往上海等大中城市和海外许多地区。

    湖州也是一座现代化的工贸旅游城市,地理环境优越,邮电通信先进,电力供应充足,交通运输便利,基础设施完善,吸引了大批中外投资者。在新一轮“融入长三角、接轨大上海、建设大城市、实现新跨越”的思想指导下,正在不断地加快融入长三角都市经济圈的步伐。湖州经济在实施“工业立市,工业强市”的战略中昂首迈进。工业结构在改造提高丝绸纺织和矿产建材两大传统产业的同时,已经形成的现代纺织、特色机电、新型建材、精细化工和生物医药四大特色优势产业正在快速发展,其中精细化工被列为全国十四个重点培育发展的生产基地。同时,民营经济和区域经济的不断发展,促使湖州形成了以生活消费品市场为基础,专业批发市场为骨干的多层次、多元化的市场格局,南浔建材市场、织里童装市场都列入全国“百强”市场。

    湖州交通便利,南北走向的l04国道、宁杭高速公路、京杭大运河、“华东第二通道”宣杭铁路,东西走向的318国道、新长铁路、“黄金水道”长湖申航线和在建的申苏浙皖高速公路都在湖州交汇通过。建在湖州境内的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是目前亚洲装机容量最大的抽水蓄能电站,为华东地区的电力运行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这是一座市民文明,环境整洁,秩序优良的美丽城市,已经获得 “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双拥模范城”和“浙江省文明城市”等荣誉。湖州正在加快迈向“太湖时代”的步伐,全力优化城市的空间布局,建设经济强市,创建生态市、文化大市和富庶之市,成为太湖之滨的一座现代化大城市。

  

  

  

  

  

  

  

  

  

  

  

  行政中心夜景

  

  

  夜景

  

  清丽湖州

  

  湖城一角

  

  湖师院

  

  马军巷

  

  飞英塔

  

  市政府

  

  潜山公园

深刻揭露浙江湖州安吉原检察长王武良等贪官污吏腐败犯罪行为!!!!!

  发生在全国先进检察院内的司法腐败

  ???——深刻揭露浙江省安吉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王武良等领导的腐败行径

  谨以此文还原检察机关领导违法违纪的一些事实真相。

  ——给当权者一些警醒。

  ——给遭受公权力伤害者一个公道。

  ——给法律和公众一个交代。

  权力的魔鬼若不关进笼子,下一个受害者将可能是你自己。

  ——是为序

  中国美丽乡村——安吉,以其优美的自然风光而闻名于世。作为当地“一府两院中”的重要执法机构——安吉县检察院,曾经以“全国先进检察院”、“全国先进基层检察院”耀眼夺目的牌子赫然位于全国先进检察机关行列。然而,就在这光鲜亮丽称号的背后,却隐藏着许多腐败现象。让我们共同揭开这背后许多或为人知、或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人民检察院从我们国家司法架构体系来说,它的性质属于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不仅对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行使侦查权,还要对公安侦查、法院审判等执法活动实行监督。按理,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院的执法活动应当更加严格规范。然而,安吉检察院这些年来,在有关领导的授意、纵容和指使下,违法办案的情况却屡见不鲜,并且一直长期存在。

  一、徇私枉法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司法腐败的最为突出表现。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老百姓最痛恨的就是司法腐败。检察机关最大的权力就是查办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的侦查权。这种权力往往变成检察院某些领导谋取政治、经济利益的工具。王武良等领导为了一己私利而呈现的徇私枉法违法犯罪行为是极其严重的:有关系的案子,数额再大、群众反响再强烈也可以不办。理由可以很多:什么党委政府领导不同意查啦、考虑到招商引资项目落地啦、线索不成熟有待于进一步经营啦、证据不是十分充分啦、已经打草惊蛇啦等等。没有关系或者是得罪了他们的案子,就是采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等非法手段往“死里整”也要千方百计拿下。有关他们徇私枉法等方面的违法犯罪事实,有关案件当事人、安吉检察院干警多次实名向湖州市检察院和浙江省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反映,但浙江省检察院只转不查,而湖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黄生林、纪检组长滕凌云等,以种种理由包庇纵容。违法犯罪行为不但得不到处理,反而让这些腐败分子升官发财,举报人受到打击报复。国家和人民的检察院无法让正义和正气得到伸张,法律成为了这些人玩弄于股掌间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二、“滥用职权”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急功近利思想导致的必然结果。

  急功近利式的执法,即“功利性执法”,一直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一以贯之的积习,由此必然带来检察权的滥用。具体表现为以下方面:

  1、办案、罚没款每年下考核指标。

  为了获取“政治”和“经济”双重利益,王武良等领导每年给各业务部门办案下指标,如反贪每年11-13件,完成任务了,有些案件就束之高阁、放着不办了,完不成任务就不惜采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等违法手段凑案子。另外,还给反贪局、反渎局、举报中心等相关业务部门罚没款下指标,每年三五十万任务不等,最高达120万,造成一些根本没有罚没依据的钱也给罚没。根据罚没款完成情况,给予科室奖励,自然,每位领导也都能从这些返回中分得相应好处。由于利益驱使造成的功利性执法,不仅违背了公正执法的原则、损害了司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也严重侵犯了相关单位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相羁押是常态。

  为了争取时间突破口供,经常采取不给法律手续就实行限制人身自由、变相羁押进行审讯,这是严重违背法律规定、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

  3、刑讯逼供是惯用的手段。

  刑讯逼供的方法有许多种,最常见的就是长时间不让当事人睡觉、连续审讯,其次是罚蹲、罚跪、甚至殴打等等。王武良手上办的最典型的刑讯逼供案件就是原安吉县人民医院书记兼副院长许建忠案件。由于许建忠在安吉县检察院办理两天一夜拿不下口供,于是转战湖州检察院反贪局办理。时任湖州市检察院反贪局长的王武良授意、指使、纵容有关办案人员对许建忠实施了极其残忍的长时间不让其睡觉、罚蹲、罚跪等非法审讯手段。另外,王武良还对原湖州市旅游局长赵建伟等案件当事人实施了类似的残酷刑讯逼供手段。任何个人在公权力面前都是弱者。检察院领导掌控了所有对其有利的证据,强权之下,许建忠等案件当事人遭受的非法侵权要告,你轻易告得赢吗?

  4、“伪造证据”又是检察院领导的又一卑劣行径。

  关于王武良在湖州市检察院任反贪局长期间,授意、指使、纵容办案人员对原安吉县人民医院书记兼副院长许建忠遭受刑讯逼供一事,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还事实于真相--------有感于许建中重审庭审》一文中反映的“几天几夜八十多小时连续轮翻审讯的无眠状态:下跪、骑马蹲裆式、耍小人技量威慑等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与“2006年6月9日形成第一份笔录,但后面的举证过程却变成了6月8日。6月9日许建忠人已在湖州检察院,但他们做笔录的地点却在安吉,连这种时间、地点上都要造假还有什么事他们造不出来了。”都是事实。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同步录音录像;(2)伪造的笔录;(3)许建忠的控告申诉;(4)湖州安吉检察院有关办案人员的证言等证据均可以证实。

  5、狱侦狱控背后的猫腻。

  狱侦狱控是侦查部门对于羁押于监管场所人员常用的一种侦查手段。然而,这一措施在安吉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却变了味,出现了极其异常的情况:一、办案对象一入看守所没地方睡、也不让他睡;二、相关案件当事人在监管场所遭受非人待遇和残酷折磨。例如:安吉检察院在办理嘉兴桐乡籍包工头沈小强涉嫌行贿案中,异地羁押于外地某看守所,在对其狱侦狱控过程中,沈小强遭受了残酷的摧残和折磨,包括针刺入十指指甲、皮肤肉中穿拉用线等非人手段。沈小强哭诉无门,检察院领导脱不了干系。搜索互联网,你可以查到王武良等著的《狱侦狱控之技能》一文,有其对此的详细注释和精辟论述,上述情况的出现也应该是其在安吉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加以“充分运用”的体现和必然结果。其他许多案件也有类似情况。。。。。。

  三、大肆公款吃喝,向上跑请送,为自己升官发财架桥铺路。

  据安吉县检察院办公室负责人透露该院每年要向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级以上领导大面积范围请客送礼,每年数额巨大,至少数十万元,为自己升官发财架桥铺路。安吉检察院办公室负责人在本院科室长参加的院务会上通报院内资金紧张向大家解释时说,单位每年要向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长级别以上领导送礼,该作法从原检察长沈亮开始就延续下来。送什么礼?金额多少?到底有哪些人收了?总共加起来有多少数字?有待于审计部门进行审计并予以通报。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长级别以上领导估计有百余人,十余年下来,总数应该不小。该行为是否涉嫌单位行贿、受贿或贪污犯罪,还是属于违纪行为,有待于调查确认。

  据了解,湖州市检察院新大楼落成之时,时任安吉县检察院检察长的王武良,为了铺平自己的仕途,慷安吉人民血汗钱之慨,向湖州市检察院大肆行送财物。据说,湖州下辖其他县、区院也有类似情况。且存在账目不明的情况,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有关部门应予以查清,对党和人民有个交代。

  安吉检察院在创建全国先进检察院、省级先进检察院中,向上跑请吃喝送,耗费大量国家和人民的钱财。请有关部门对该院近十余年来的经费开支情况进行详细审计,列明开支清单,向广大安吉人民和检察干警做一个通报解释说明。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经常查别人的帐,自己的帐是否也应该让人家来查查,看看能否经受得住调查和监督。大家翘首企盼。。。

  一方面压缩克扣干警办公经费和福利;另一方面大量跑送,对不起党和人民,也对不起广大干警。有关部门应该有个调查结论,对安吉人民和检察院干警有个交代。

  四、大肆接受下属、发案单位的财物和吃请。

  王武良等领导贪财,安吉检察院的干警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当然,要他全部承认,那是不可能的,但他要全部抵赖掉,那也是不可能的。比如说:死了个爹就捞了N万,这是众所周知的,因为检察院的干警多去送钱了,冲着什么,就冲着王武良手中的权力嘛!他爹的死也算死得适时、值得,儿子一当上安吉检察长就死,有警车开道送行,体面且风光无限,儿子“名利双收”!本人也可以含笑九泉了。王武良现已升职到市里,照此,如果再死什么人的话,还会捞取更多的好处,所以说,中国的字典为什么把“升官”和“发财”连在一起。

  有关领导一边办发案单位案子,一边接受人家吃请和财物。如:在查办良朋镇政府有关领导和人员案件中,收受该单位的包、米和西瓜等等。类似情况还有许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五、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力为自己亲朋好友谋取利益。

  关于王武良在安吉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力为亲朋好友谋取私利的情况,检察院干警也多知道。其弟弟打着王武良的旗号在安吉长期承包经营有关业务。检察院反腐基地装修布置也未经公开竞标其湖州女同学承包,一些重大物资采购也由其亲朋好友来做。等等。。。

  六、弄虚作假,浮夸风盛行。

  安吉检察院领导为了捞取升官发财的政治资本,一方面大肆向上级部门送财物;另一方面耗费大量资金,弄虚作假,骗取各类政治荣誉和奖励,把腐败分子黄益春鼓吹包装成县十佳公仆(详见安吉检察干警公开举报撰写的《十佳公仆现形记》)。还谎报一些业务成绩、编造台账数据资料,形成了一股极不正常的浮夸风,败坏了整个检察机关应有的正气和形象。官官相护,包庇护短,压制正义之声,还使用威胁、恐吓和打击报复等卑劣手段对付举报揭露领导腐败问题的检察干警。。。。。。

  七、利用公权力谋取私利。

  这些贪官污吏利用职权享受特权,长期公车私用,多吃多占多拿多用公款公物。王武良等领导以学习、考察为名,周游欧美列国,这可是省里组织的,范围波及全省的哦!每位开支N万,可不小的,相当于普通老百姓数年的收入啊!这些都是安吉老白姓的血汗钱啊!

  这些年来,安吉检察院领导的行为造成了整个单位恶劣的跑请送风气,只要能跑请送、拍领导马屁就能提拔重用,反之,则予以排挤,被边缘化。因此,造成许多年轻干警对信仰和前途失去信心、人心涣散、人才大量外流。综上,有关领导的为所欲为、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刑讯逼供、弄虚作假、欺下瞒上等严重渎职违法犯罪行为和腐败卑劣行径,对检察院所造成影响和伤害是巨大的,也是长远的。整个检察院搞得“风不清气不正”,广大检察干警敢怒不敢言。国家检察权成为了这些人玩弄权术、谋取个人私利、打击报复干警的工具。然而,他们不仅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污蔑和嫁祸于一些反映他们腐败问题的干警,更暴露了他们色厉内茬的心态!

  许多有正义感的干警和人士经常发出感叹:试问“中国法治的春天在哪里?”

  王武良等有关领导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往往假以单位名义,凭恃公权力来压制敢于发声与他们腐败行为对抗的单位和个人,就算广大了解黑幕的干警如要揭露他们的黑暗都要承受威胁、恐吓和报复等巨大压力,不难想象像许建忠等案件当事人要想维权何等之难。在中国当下“官官相护”极其严重的情况下,要将这些政法特权的贪腐分子绳之以法、绳之以纪是何其之难。但我们终究相信,正义必将会战胜强权、战胜邪恶、战胜腐败。人民必将会把这些至今仍披着检察长外衣的贪官污吏揪出来,押上广大人民的公审台。

  贪官污吏们,是该接受人民公审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