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统治时期的伊拉克是一个现代化世俗化的国家吗?美国推翻萨达姆是一个失误吗?

扫码手机浏览

美国推翻萨达姆是不是一个失误?这要看你怎么理解这个事。

在这里,我们不妨以前外长钱其琛在此一事件中的经历来说一个说明。

1990年8月,伊拉克悍然侵占科威特。萨达姆拒不执行联合国安理会要伊拉克撤军的决议,美、英等国调兵遣将之际。中国派钱其琛外长出访埃及、沙特阿拉伯、约旦、伊拉克四国,目的很明确,就是争取不打。

所以第一个与钱其琛会面的,是时任埃及总统的穆巴拉克。

穆巴拉克告诉钱其琛,此前,萨达姆曾对他说,伊拉克不会对科威特采取军事行动。穆巴拉克随即把这个许诺告诉科威特和沙特领导人。结果话音刚落,伊拉克就发动了对科威特的入侵。

第二个,是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

他告诉钱其琛,解决危机的唯一出路只有伊拉克无条件从科威特撤军,恢复科威特合法政府,别无选择。钱其琛的回答是,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在加大。我们不提解决方案,也不充当调解人,目的就是听取意见,讨论和平解决危机的可能性。

(此时伊拉克军队正在科威特耀武扬威)

第三个,则是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艾哈迈德和王储兼首相萨阿德。

科威特遭入侵后,科威特埃米尔、王室成员和内阁大臣等逃往沙特,避难于山城塔伊夫。钱其琛来到埃米尔住所后,立即拿出杨尚昆主席的信,转达杨尚昆主席的问候。钱其琛告诉科威特埃米尔:伊拉克必须撤出科威特领土,恢复科威特原有的合法政府。我将前往巴格达,面见萨达姆,直接向他说明,伊拉克面临严峻局势,让他作最后抉择。

埃米尔表示感激。他说,就在人类进入20世纪末,居然发生伊拉克侵占科威特,企图把一个弱小的国家从地图上抹掉,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我们要求友好的中国朋友,努力迫使伊拉克执行决议,不要给伊拉克更多的机会玩弄手法了。钱其琛的回答则是:我这次去巴格达,就是要做这方面的工作,但能否有结果,还难说。如果萨达姆丧失理智,自取灭亡,那就咎由自取了。

随后,钱其琛又拜会了萨阿德首相。首相说,作为朋友,就要坦率,不搞外交辞令。我们希望中国能发挥突出作用。钱其琛的回答是:中国100多年来遭受外国入侵和掠杀。我们反对任何一国侵犯他国。在科威特的中国公司损失也很严重。随着时间推移,制裁会使伊拉克陷入困境。伊拉克玩弄手法不会得逞。

随即,钱其琛来到了伊拉克,首先会面的,就是那位伊拉克外交部长阿齐兹。

(2015年,阿齐兹病死狱中)

钱其琛说,中国对此地区没有任何私利。我们认为伊拉克是中东的重要国家,希望伊拉克繁荣昌盛,更希望此事以和平方式解决,不希望用军事方式解决。如果战争确实爆发,将是一场灾难,重大的破坏。战争对伊拉克,不仅是损失问题,还是生死存亡问题。为了和平解决,伊拉克在撤军问题上要表现出灵活性,这样伊拉克的朋友也才有更多的发言权。

阿齐兹一口回绝,他说科威特本来就是伊拉克的一部分,这问题不能谈判。钱其琛说,中国是二战后唯一同美国打过仗的,我们作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从未屈服过美国的压力(潜台词:中国不怕美国)。但是(你们这档事和咱不一样),不能排除偶然事件促使美国采取行动,局势一旦失控,可能爆发战争。

随后的晚宴十分,钱其琛又问阿齐兹:科威特是独立国家,是阿盟成员国,伊拉克、科威特有外交关系,互派常驻大使,你们怎么能不顾一切,军事占领科威特呢?阿齐兹笑了笑,侧过头回答说,科威特能算是一个国家吗?

最后,钱其琛见到了萨达姆。钱递交了杨尚昆主席给萨达姆的信。萨达姆看过信,用缓慢的语调说,对话是交换意见的最好方式,是达成一致的最好方式。他说,科威特本是伊拉克领土的一部分,就如同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此时钱其琛便严肃指出:香港问题完全不同于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关系。香港自古是中国领土,只是被英国霸占了。中国采取和平方式与英国谈判,最终达成解决香港问题的协议。中国一贯主张,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应该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不能使用军事手段。我们担心战争的危险在增长。联合国决议没有说哪个国家派军队,而美国和盟国派了军队。如果要求联合国授权美国动武,讨论起来不容易,美国公开和私下说,可以自由行动。任何偶然事件都可能引发战争。

会谈到此结束。而看到这里,其实很多人都能明白了:事实上,萨达姆之所以会有那一天,就是因为他对整个国际形势的错误判断,在从他对科威特下手且拒绝大国调停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将自己的头颅摆在了断头台上。因为,美苏英法中,没有一个大国会保你!

美国也迅速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在2003年便启动第二场战争,彻底搞定了老萨。(在这里也要说一句,那些死活要撑一把老萨的人,他们的潜台词,其实就是把大国和这些失败者视为一个阵营,这种看法,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很危险很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