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邮票销美股10天内四次熔断新冠肺炎疫情戳 实寄明信片欣赏-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美食 正文

美国邮票销美股10天内四次熔断新冠肺炎疫情戳 实寄明信片欣赏

扫码手机浏览

  一夜惊魂!美股10天内第四次熔断…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给金融市场带来的恐慌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市场对于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恐慌激增。当天美股早盘大幅低开,标普500指数跌超7%,再度触发熔断机制,停盘15分钟。这是美国股市在10天内的第四次熔断。

  美国邮票销美股10天内四次熔断新冠肺炎疫情戳 实寄明信片欣赏

  股神 巴菲特说:活久见。

  再次交易后,三大股指继续下探,标普500指数一度下跌逼近10%。截至18日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1200点,失守两万点大关,收于19898.92点,跌幅为6.3%; 而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收于2398.10点,跌幅为5.1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于6989.84点,跌幅为4.7% 。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的猜想

  一、 病毒的来源胡乱猜想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公开资料均显示,无证据、或者实验、或者官方报道可以证明,海鲜可以传染新冠病毒,目前可确认的野生动物是可以传染新冠病毒的。

  从目前各国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公开方案中,呼吸机是不可或缺的医疗设备,病毒似乎主要攻击的人类呼吸系统器官-肺,而海洋生物一般是用腮呼吸,从而也就排除了这个病毒与海洋生物有关。

  中国国内在疫情初期的忙乱之后,成功通过全国禁足、隔离的方式全面遏制了病毒漫延,但之后几次的小范围爆发,除去舒兰疫情可能与境外输入有关外,丰台疫情、乌鲁木齐疫情、大连疫情、也包括最初的武汉疫情,似乎都没有准确找到源头。

  我大胆地胡乱猜测一下,反正错了就错了,是不是?

  会不会就是和海鲜有关?!!!

  猜想1、武汉疫情---华南海鲜市场.

  丰台疫情—新发地农贸市场(海鲜案板上检测出新冠病毒)

  厄瓜多尔出口冻虾产品外包装上检测出新冠病毒.

  大连7月23日出现本地确诊病例,患者所在企业外环境检出了新冠病毒(大连凯洋食品有限公司),注意:海产品

  上海、厦门、重庆、大连等多地海关均在南美冻虾(巴西、厄瓜多尔多家企业)外包装中检测出新冠病毒.

  乌鲁木齐疫情来源不明,但扩散和一聚集性聚餐费相关,作为防控力度全国首屈一指的城市,这次疫情来得真正莫名其妙。但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城市里,海产品在当下宴会中是不可或缺的产品.

  猜想2、COVID-19病毒会不会原本就在海洋生物体内?

  尽管海洋生物大多没有肺这个器官,但这在逻辑上并不能证明海洋生物体内不能含有COVID-19病毒?

  猜想3、新冠肺炎为人畜等哺乳动物(有肺)共患病,并通过呼吸道传播,而海洋生物连肺都没有,不可能有COVID-19病毒!这个在逻辑上有重大缺陷!!!

  猜想4、会不会这个COVID-19病毒早就共存于海洋低等级生物体内?它在海洋低等级生物中的传播方式并不是以呼吸道传染的方式?而可能是以人类目前不知道的方式悄然传播,就象动物世界中的高级捕食者猎杀的都是老弱病幼的食草动物,从而保持动物王国的微妙平衡一样,大部分携带COVID-19病毒的海洋生物已被天敌捕杀,以前并不为人类知晓。

  猜想5、由于人类的某些行为,比如对环境的破坏、对海洋资源的过度掠夺、大型海洋顶级掠食者被滥捕滥杀,从而导致携带COVID-19病毒的海洋生物的天敌大量消失,最终携带COVID-19病毒的海洋生物以大量繁殖生存的另类方式展现在人类面前?这会不会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又一次惩罚?

  二、 病毒的治疗胡乱猜想

  从现有的报道来看,呼吸机是西医的必备,体外呼吸系统也是挽救生命的最后一道门槛,因为没有特效药,瑞得西韦、羟氯喹等也曾被当作神药,但在临床实践中,这些药物似乎没有明显作用。中医药治疗过程,“三方三药”效果还很不错,反倒引起了“中西医之争”(题外话)。

  猜想6、COVID-19病毒可能是海洋低等级生物体内早已存在的,只是由于某种人类暂不知晓的方式(比如突变等)突然呈现在人类的面前,也许它本身并不致命,但人类的免疫系统突然遇到这个外来生物,即使病毒并不攻击人类本身,人类的免疫系统也会主动发动反击,会不会是这样?

  猜想7、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好像有个共识,人类对付疾病,起主要作用的只能是人自身的免疫系统,药物只能起辅助作用。

  猜想8、从现有的一些数据看,解剖的新冠逝者尸体肺部有大量粘稠液体、肺部严重纤维化,但从武汉最初疫情爆发时,很多医生提到了“干咳、无痰”这个表象,比较矛盾。会不会是痰液过多、过于粘稠,无法咳出,以致于病人呼吸受阻,近乎于溺水。呼吸机、吸痰器应该可以缓解一定症状,但治标不治本,不解决痰液阻碍呼吸的问题怕是不行。

  猜想9、西医的思路有可能是这样,使用激素,降低病人本身的免疫反应,从而减少粘痰的产生,但从当年抗击SARS中大量使用激素的后果来看,这个方案也是有明显缺陷的。

  猜想10、中医的思路也许更明智些,所用的“三药三方”并不直接针对病毒,而是改善肺部症状,提高肺功能,从而让肺脏本身有能力去吸收处理这些痰液,从而减轻甚至解决了呼吸受阻这个致命问题。

  猜想11、那些所谓有基础疾病的人们在感染上新冠病毒后,他们在抗击新冠肺炎的道路上可能更加地艰难,肺部无法自主呼吸,人体必须的氧气无法通过肺功能转换供应全身,这是不是雪上加霜?

  猜想12、氯喹、羟氯喹的作用。我们知道,这两种药是疟疾的特效药,而疟疾是细菌性疾病,怎么会和抗击病毒扯上关系?虽然我不大相信川大统领,但钟南山院士的话还是可以信任的。他是这么说的:“氯喹在治疗新冠的过程中有一定的效果”。再次胡猜一通,疟疾的表象是肠胃功能紊乱、腹泻导致脱水。而氯喹、羟氯喹在改善肠胃功能紊乱、腹泻等方面肯定有相当效果,要不怎么叫特效药呢?而很多已康复患者提到,食欲不振、腹泻也是新冠肺炎的症状表现,会不会使用氯喹所产生的效果只是改善了肠胃功能紊乱、腹泻、脱水等等表象?毕竟钟院士也不是神仙,所以中国这次发表的论文只是说道,氯喹只是缩短了部分患者的住院时间,对降低新冠肺炎死亡率上没有明显作用,甚至部分使用氯喹的患者被迫放弃使用这一药物。

  猜想13、众所周知,吸烟有害健康。吸烟损害的主要脏器恰好是肺脏,在本次新冠疫情中病亡中男性居多,会不会和肺脏本身已受损的基本情况吻合?

  结语:也许我们不应该被固有的思想束缚,是不是也考虑下,海洋世界中

  是不是可以寻找一下意想不到的答案?

美国人反思新冠疫情应对?他们敢承认是唯心主义造孽吗?f

  何以至此——美国人士反思新冠疫情应对

  中国新闻网

  06月01日18:28

  关注

  新华社华盛顿5月31日电 通讯:何以至此——美国人士反思新冠疫情应对

  新华社记者

  “一个惨痛的里程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日前刊文,针对美国新冠死亡病例突破10万例,如此表示。

  距美国通报第一例新冠死亡病例至今不到4个月,平均每天死亡约900人,着实令人触目惊心。许多美国人在这一刻陷入哀思。

  范德比尔特大学预防医学和流行病学教授威廉·沙夫纳说,作为普通人,我深深哀悼,作为临床医生和公共卫生领域人士,我也深深哀悼,“许多死亡病例本可以避免”。

  中国早在1月初就定期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举措,世界卫生组织也在1月31日就向国际社会发出预警,呼吁采取理性、谨慎的保护和预防措施。

  美国本应利用时间差充分准备,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白宫持续淡化疫情威胁,并盲目自信、夸大防疫能力,屡屡对外宣称病毒已被完全控制、民众感染风险低等。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才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疫情。而那时,首都华盛顿以及46个州已出现确诊病例。

  马里兰大学研究员克莱·拉姆齐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白宫的错误很明显——忽视了医学界和情报界的明确警告,如果在疫情暴发早期同世界卫生组织更多交流、寻求更多国际合作,那么美国对疫情的应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随着疫情不断恶化,美国的抗疫工作变得更加艰巨和复杂。

  在美国,政治官僚牢牢掌控着话语权,甚至不时散布未经证实的信息给社会“注入信心”,专业人士则不得不“走钢丝”,在“讲科学”和“讲政治”之间寻求平衡,然而代价是难以不打折扣地释放有价值的抗疫信息以及及时推进防疫。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前局长里克·布莱特就因为坚持己见遭免职。他呼吁,必须对美国民众讲事实,而事实是建立在科学上的,请让科学家引导抗疫工作,让他们讲话时不用担心被报复。

  更让许多美国人失望的是,疫情之下,共和、民主两党非但没有放下政见以形成合力共同抗疫,反而相互指责、政治化疫情,党派纷争愈演愈烈。一些政客对自己种种失误闭口不谈,却“积极”把责任推卸给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让人大跌眼镜。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除了总统选举,国会部分席位也要换届。选举压力下,两党都拿疫情大做文章,攫取政治筹码,嘴上挂着选民和国家,实际上却把政党利益置于一切之上。

  畅销书作家戴维·利特说,人命关天,但美国领导者正忽视合理的民愿。

  利特说,美国政府未能在新冠疫情中维护好公共福祉,这是一个悲剧。但也并不奇怪,从美国组织选举到资助竞选活动的方式,从划分选区到让说客们参与政治决策,都忽视公众利益。与过去半个世纪任何时间相比,美国正由更少的人治理和获益,而广大人民正因此遭殃。

  媒体人丹尼尔·阿金表示,美国通过这场疫情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

  ————————

  唯心主义,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