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白城市查干浩特政府编造虚假的棚户区改造与灾后重建害灾民坑承建商

扫码手机浏览

  吉林省白城市查干浩特旅游开发区相关政府领导谎报、编造虚假的棚户区改造项目,炮制《关于白城市源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福鑫源小区(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立项批复》, 把救灾房屋改名为开发建设福鑫源小区, 把救灾房屋按市场形式开发,弄虚作假把该建设工总承包给了没有开发资质的源泰房地产开发公司,由于该“棚改”项目恶意拖欠实际施工方张万海等人的工程款, 张万海找到媒体不断反映投诉,导致这一系列的违法违规事件最终曝光。

  2014年白城市查干浩特遭遇特大洪水, 老百姓房屋都被冲毁、财产物品被冲走、 农作物绝产绝收。 国家下拨大批建房救灾房款,在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危难关头,政府某些领导置人民生命财产而不顾, 明目张胆地把救灾建房款挪用。 为了隐瞒和掩盖其犯罪的真相,这些所谓的人民公仆们便开始动手脚造假, 首先杨喜军串通指使开发区经济发展局炮制出一份查经发(2014)11号,关于白城市源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福鑫源小区(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立项批复,把救灾房屋按市场形式开发,把救灾房改名为开发建设福鑫源小区,弄虚作假把岭下镇建设工程,总承包给了没有建筑资质的源泰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发展局设立了一个弥天大谎,编造虚假的项目总投资一亿元,由源泰公司自筹。用罗织编造的假象,掩盖了开发区书记杨喜军,把国家拨放几千万元建救灾房款隐藏起来的真相。

  源泰开发公司在杨喜军支配下,在没有办理土地规划、环评等相关手续,源泰开发公司账户没有启动和建设资金的状况下,便另起阴谋,由源泰公司和开发区制造出一个源泰开发公司已向开发区上交1500万元工程保证金的假协议和假凭据, 向若干施工队发包工程,签订合同,并向每个队收取50万元至120万元工程保证金,用恶劣手段诈骗工程保证金上百万元至今没退。其中诈骗张万海工程保证金125万元,拖欠工程款上千万元,长期拒付不还。

  被逼无奈的张万海等人进京上访告状,也威胁到了杨喜军一伙腐败的贪官, 他们不择手段的推哄拖骗,今天写保证、明天写还款计划,甚至求爷爷告奶奶的说情,用撒谎伪装,不管用什么花招和手段,假的就是假的。从2014年直至今天已建完楼5年多,上百万元保证金没退,欠施工队伍几上千万元工程款和农民工资钱耍赖拒还,30多户100多个灾民5年还没搬进救灾房里居住,都在外面租房和四处流浪成了难民。这些就是杨喜军一伙欺骗造假,几千万元国家救灾款不知去向。

  我们再一次呼吁,尊敬的白城市市委书记庞庆波、市长李明伟,请你们高度重视,针对你们的手下,这些骑在人民头上的政府官员们,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内外勾结、国家发放数千万元防洪抢险救灾款又用在哪里了? 侵占拖欠上千万元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诈骗上百万元工程保证金的老赖“杨喜军们”,难道你们是真的是不知情,还是视而不见?是谁在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呢?结果杨喜军不但没被调查惩处,反而又带病转移安排到白城市残联当上了残联 。 就这样把犯罪分子锁在了保险柜里,这显然是严重的权力寻私,利益输送、贿赂腐败、于国法不顾。

  事实说明:

  一:白城市政府主要相关部门责任缺失,导致虚假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坑了灾民,又害了建筑施工队伍。

  二:开发商车建英所为的(白城市源泰开发公司是在工商局虚假注册的营业执照)没有开发资质。

  三:开发商车建英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涉嫌一房多卖。

  四:在政府保护下开发商车建英多次强抢工地,多次向警方报警竟被告知, 只要不出人命不归他们管, 属于民事(有报警通话记录和现场录像为证)。

  2016年7月13日下午2:40今开发商车建英以该项目是他开发为由,雇佣社会人员陈福昌带领黑社会人员想入室抢劫楼房钥匙,用铁棍将门锁撬坏(见上图),黑社会人员爬到三楼砸碎玻璃,想强行入室造成工人心脏病突发,长期的骚扰恐吓说白城是我的天下。

  这是一个政府领导合伙造假文件与开发商勾结,诈骗,贪污、保护黑恶势力的重大腐败和刑事案件。

  书记讲:不反腐就会亡党亡国,要老虎苍蝇一起打。只有这样才能让法律公正,社会公正,让老百姓获得满足感、幸福感,让受害受灾的群众都能安居乐业、 幸福生活。

  2 0 1 9 年 3 月 2 1 日

白城市灾民回迁安置工程被指拖欠巨额工程款

  2014年7月8日白城市查干浩特旅游经济开发区岭下镇,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村民的房屋大部分倒塌,开发区政府为落实灾民回迁安置工程,拟在原址建行福鑫园小区作为安置房,(源泰房地产开发公司提供了与政府壹仟伍佰万保证金的虚假协议)张王二人分别带工人,于2014年10月初进场施工,并分别向政府指定的开发商白城市源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悉无资质无资金),分别交纳了保证金等共计壹佰伍拾柒万与伍拾伍万元。

  2015年8月该小区竣工,月底前灾民皆以陆续回迁入住。可上述二人自开工迄今,未获得分文工程款,连已交纳的工程保证金都未能拿回,导致我们不仅拖欠了施工工人的工资,而且因向高利贷借款购买施工材料,如今被逼还款,生活不得安宁,张万海被债权人向法院起诉还款,被妻子逼着离婚,净身出户,王亚平遭人刀棍逼债,造成家里二位亲友借贷救济度日,为维权他们屡次找政府党委书记杨喜军和吴永会,可还是避而不见,就是冷漠推诿,向市纪委递交了举报信无音信。1、至今还有三十多户灾民无家可归。2、赈灾款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