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接受采访(转载)-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房产 正文

“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接受采访(转载)

扫码手机浏览

  新浪编者按:一篇“珠海一日本旅游团国耻日寻欢声称来华只为买春”的报道令全国震动,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网友对此反应强烈。

    记(记者):作为一个商人,你看到了这一幕有什么感受?

  

    赵(赵广泉):我想,每一个稍有民族自尊心和简单历史知识的中国人,只要良知尚在,目睹那些肮脏的场景都会产生难以抑制的屈辱感。这种感受是无法形容的。我当时进行跟踪观察,纯粹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机在起作用,那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多么刺痛人心。

    记:据我掌握的情况,你是9月16日晚开始介入这件事的。

    赵:其实是17日零点45分。那天,零时30分的时候,我从所住宿的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五星级)7楼下去接一个朋友。电梯打开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挤着一些日本年轻男子和中国“小姐”。在电梯里,这些男女不断相互调笑、耍轻薄。那些日本男子竟然还把手伸到中国“小姐”的衣服中乱摸。灌入耳中的声音先是让人烦乱,继而让人感到愤怒,最后是排山倒海般的耻辱向我袭来。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法明确地表述我当时的情绪。

    记:下电梯之后呢?

    赵:下电梯之后我没接到朋友,他直到凌晨3时左右才到。我就情不自禁开始上上下下在电梯间看。酒店电梯间和一楼大堂的面积都很大,都挤满了日本男子和中国“小姐”。我大致算了一下,日本人至少有300人,中国“小姐”有200人。日本人都很年轻,很多人稚气未脱,中国“小姐”都是二十岁的样子。他们分批上上下下,酒店的8部电梯整整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拉完。我注意到大堂里有一个“庆祝日本平成株式会社成立15周年”字样的牌子。酒店的服务员告诉我,这是刚到的一个日本旅游团。这期间,我还发现门外新开过来两辆旅游大巴,一些日本男子带着大批“小姐”进来。

    记:他们陆续进了酒店的房间吗?

    赵:酒店13楼到18楼的房间大部分都是他们包下的。其中13楼和15楼人最多,淫乐也最疯狂。那天,一直到凌晨4时,那些“小姐”才陆续离开酒店。我在楼层的走廊中走动,耳中全是肆无忌惮的淫乐声。那时候我的心在滴血。那些声音是野兽才能发出的,没有丝毫人性。我一层楼一层楼地听、看、用心记。在13楼,我借故推开一扇半开的房门,看到两个日本人和好几个中国“小姐”在淫乱,场面不堪入目。让我难受的是,从表情上看,那些“小姐”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记:面对这些你怎么想?

    赵:我想到这是“九一八”国耻日的前两天。72年前这个时候,我们的姐妹们在遭受日军的蹂躏,72年后的今天,我们眼前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尽管时代不同了,但事情的基本性质是一样的,那就是一样地让人不能容忍,不忍面对。

    日本人“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再后呢?事情怎样进展?

    赵:白天开会,观察就中断了。17日下午,我到酒店大堂订返程机票,看到日本人正准备在大堂合影。我这才进一步确认他们是一个团体。我忍不住通过翻译和他们交谈,了解到他们来自日本各地,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只有16岁。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全是教育系统里的老师、学生。如此身份,他们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可见多年以来,关于中日关系和相关历史,日本所施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当我问他们是干什么来的时,和我交谈的4个年轻人竟然一起大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尽管我听不懂,但我能看懂那种轻蔑、不怀好意的笑。果然,我追问翻译的时候,他只说你别问了。最终经不住我缠磨,他说出了那句刺耳的翻译过来的话:“我们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这句话有没有影响你的继续观察?

    赵:它让我增强了观察的责任心。17日晚,我一直盯到12时回房休息。我看到的情况和一开始一样恶劣。18日的早餐大厅里,还有日本人和中国“小姐”边吃饭边搂抱调笑。18日下午,我回酒店的时候,日本人已经离开了。

    记:这些“小姐”是从哪里来的?

    赵:她们自己说是从夜总会来的。我了解到,“小姐”是酒店“金色年华”夜总会一个姓金的妈咪从各夜总会找来的,有的甚至是连夜从深圳用旅游大巴运来的。“金色年华”原有200多个“小姐”,虽然因装修停业,但“小姐”们还在珠海。妈咪之间也是互通的。这些日本人先到各夜总会开房挑好小姐,再带回酒店。后来曾有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和姓金的妈咪通话,她明目张胆地说:“你们如果要的话,价格可以面议,肯定让你们满意”。

    在电梯里,我还捡到了一张遗落的珠海某夜总会一个叫周武的女老板的名片。我用手机给她打了电话,她说是有许多“小姐”被拉到国际会议酒店陪日本人,包夜价格是1200~1800元。我回到郑州后,周武又专门给我打电话,矢口否认了她曾经说过的话。

    还想在酒店里悬挂国旗

    记:你认为日本方面是不是有备而来。

    赵:我认为这是肯定无疑的。你想,数百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同样的方式集中进行同一事情,不是有意又是什么。他们甚至还想在酒店大堂里悬挂国旗,结果被制止了。听酒店的服务人员说,日本人在这里找“小姐”的事情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记:这件事,你给珠海有关方面反映了吗?

    赵:我已向多个部门反映此事,对方的回答都噎得我难受。他们说,你说他们淫乱,你拿出证据。我还问过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一位姓陈的常务副总经理,他竟然说:“我们都是做生意的,来的都是客,我们能怎么办?”珠海有关方面对这件事情反应冷淡让我无法理解。是非善恶这样明晰的事情怎能漠然处之呢?

    我为我的话负法律责任

    记:作为目击者和向媒体首先披露事情的真相者,你后悔你所做的事情吗?

    赵: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不管,我在这件事面前无法沉默。我想,也许我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事实上,现在我的正常生活已经受到了干扰,我已经接到了恐吓电话。我一直愿意清清静静地做我的生意,但我现在觉得我的行为没错,我愿意为自己受累,为自己的良心受累,为我的民族自尊心受累。我想我起码是个荣辱分明的人。

    记:你认为这件事结果会怎样?

    赵:近段时间,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和日本人相关的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我们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但事情的结果可能并不如我们所想。很多事情还处在搁置状态。这中间原因很多。具体到这件事情,我当然希望能有个彻底的如愿的结果。但我现在更愿意让更多的人能了解真相,因为传播的越广泛,被关注的力度就越大,民族良知就会大面积汇聚。我的目击和披露的个人行为的现实意义也就越大。我会为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受到恐吓!接受采访

  “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接受采访

  --------------------------------------------------------------------------------

  

   郑州晚报

  

    □晚报记者郑志刚、尹海涛/文

    新浪编者按:一篇“珠海一日本旅游团国耻日寻欢声称来华只为买春”的报道令全国震动,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网友对此反应强烈。

    记(记者):作为一个商人,你看到了这一幕有什么感受?

  

    赵(赵广泉):我想,每一个稍有民族自尊心和简单历史知识的中国人,只要良知尚在,目睹那些肮脏的场景都会产生难以抑制的屈辱感。这种感受是无法形容的。我当时进行跟踪观察,纯粹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机在起作用,那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多么刺痛人心。

    记:据我掌握的情况,你是9月16日晚开始介入这件事的。

    赵:其实是17日零点45分。那天,零时30分的时候,我从所住宿的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五星级)7楼下去接一个朋友。电梯打开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挤着一些日本年轻男子和中国“小姐”。在电梯里,这些男女不断相互调笑、耍轻薄。那些日本男子竟然还把手伸到中国“小姐”的衣服中乱摸。灌入耳中的声音先是让人烦乱,继而让人感到愤怒,最后是排山倒海般的耻辱向我袭来。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法明确地表述我当时的情绪。

    记:下电梯之后呢?

    赵:下电梯之后我没接到朋友,他直到凌晨3时左右才到。我就情不自禁开始上上下下在电梯间看。酒店电梯间和一楼大堂的面积都很大,都挤满了日本男子和中国“小姐”。我大致算了一下,日本人至少有300人,中国“小姐”有200人。日本人都很年轻,很多人稚气未脱,中国“小姐”都是二十岁的样子。他们分批上上下下,酒店的8部电梯整整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拉完。我注意到大堂里有一个“庆祝日本平成株式会社成立15周年”字样的牌子。酒店的服务员告诉我,这是刚到的一个日本旅游团。这期间,我还发现门外新开过来两辆旅游大巴,一些日本男子带着大批“小姐”进来。

    记:他们陆续进了酒店的房间吗?

    赵:酒店13楼到18楼的房间大部分都是他们包下的。其中13楼和15楼人最多,淫乐也最疯狂。那天,一直到凌晨4时,那些“小姐”才陆续离开酒店。我在楼层的走廊中走动,耳中全是肆无忌惮的淫乐声。那时候我的心在滴血。那些声音是野兽才能发出的,没有丝毫人性。我一层楼一层楼地听、看、用心记。在13楼,我借故推开一扇半开的房门,看到两个日本人和好几个中国“小姐”在淫乱,场面不堪入目。让我难受的是,从表情上看,那些“小姐”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记:面对这些你怎么想?

    赵:我想到这是“九一八”国耻日的前两天。72年前这个时候,我们的姐妹们在遭受日军的蹂躏,72年后的今天,我们眼前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尽管时代不同了,但事情的基本性质是一样的,那就是一样地让人不能容忍,不忍面对。

    日本人“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再后呢?事情怎样进展?

    赵:白天开会,观察就中断了。17日下午,我到酒店大堂订返程机票,看到日本人正准备在大堂合影。我这才进一步确认他们是一个团体。我忍不住通过翻译和他们交谈,了解到他们来自日本各地,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只有16岁。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全是教育系统里的老师、学生。如此身份,他们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可见多年以来,关于中日关系和相关历史,日本所施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当我问他们是干什么来的时,和我交谈的4个年轻人竟然一起大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尽管我听不懂,但我能看懂那种轻蔑、不怀好意的笑。果然,我追问翻译的时候,他只说你别问了。最终经不住我缠磨,他说出了那句刺耳的翻译过来的话:“我们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这句话有没有影响你的继续观察?

    赵:它让我增强了观察的责任心。17日晚,我一直盯到12时回房休息。我看到的情况和一开始一样恶劣。18日的早餐大厅里,还有日本人和中国“小姐”边吃饭边搂抱调笑。18日下午,我回酒店的时候,日本人已经离开了。

    记:这些“小姐”是从哪里来的?

    赵:她们自己说是从夜总会来的。我了解到,“小姐”是酒店“金色年华”夜总会一个姓金的妈咪从各夜总会找来的,有的甚至是连夜从深圳用旅游大巴运来的。“金色年华”原有200多个“小姐”,虽然因装修停业,但“小姐”们还在珠海。妈咪之间也是互通的。这些日本人先到各夜总会开房挑好小姐,再带回酒店。后来曾有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和姓金的妈咪通话,她明目张胆地说:“你们如果要的话,价格可以面议,肯定让你们满意”。

    在电梯里,我还捡到了一张遗落的珠海某夜总会一个叫周武的女老板的名片。我用手机给她打了电话,她说是有许多“小姐”被拉到国际会议酒店陪日本人,包夜价格是1200~1800元。我回到郑州后,周武又专门给我打电话,矢口否认了她曾经说过的话。

    还想在酒店里悬挂国旗

    记:你认为日本方面是不是有备而来。

    赵:我认为这是肯定无疑的。你想,数百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同样的方式集中进行同一事情,不是有意又是什么。他们甚至还想在酒店大堂里悬挂国旗,结果被制止了。听酒店的服务人员说,日本人在这里找“小姐”的事情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记:这件事,你给珠海有关方面反映了吗?

    赵:我已向多个部门反映此事,对方的回答都噎得我难受。他们说,你说他们淫乱,你拿出证据。我还问过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一位姓陈的常务副总经理,他竟然说:“我们都是做生意的,来的都是客,我们能怎么办?”珠海有关方面对这件事情反应冷淡让我无法理解。是非善恶这样明晰的事情怎能漠然处之呢?

    我为我的话负法律责任

    记:作为目击者和向媒体首先披露事情的真相者,你后悔你所做的事情吗?

    赵: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不管,我在这件事面前无法沉默。我想,也许我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事实上,现在我的正常生活已经受到了干扰,我已经接到了恐吓电话。我一直愿意清清静静地做我的生意,但我现在觉得我的行为没错,我愿意为自己受累,为自己的良心受累,为我的民族自尊心受累。我想我起码是个荣辱分明的人。

    记:你认为这件事结果会怎样?

    赵:近段时间,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和日本人相关的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我们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但事情的结果可能并不如我们所想。很多事情还处在搁置状态。这中间原因很多。具体到这件事情,我当然希望能有个彻底的如愿的结果。但我现在更愿意让更多的人能了解真相,因为传播的越广泛,被关注的力度就越大,民族良知就会大面积汇聚。我的目击和披露的个人行为的现实意义也就越大。我会为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转载] “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接受采访

  “日本旅游团国耻日珠海买春”目击者接受采访(转载)

  

   作者:盐水虾 提交日期:2003-09-27 09:37:08

    忍不住贴一篇让人气愤的新闻

    

    一篇“珠海一日本旅游团国耻日寻欢声称来华只为买春”的报道令全国震动,文中的目击者为河南省某医疗企业的老总赵广泉,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想到这是“九一八”国耻日的前两天。72年前这个时候,我们的姐妹们在遭受日军的蹂躏,72年后的今天,我们眼前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此言该给某些人以当头棒喝!

    

    记(记者):作为一个商人,你看到了这一幕有什么感受?

    

      赵(赵广泉):我想,每一个稍有民族自尊心和简单历史知识的中国人,只要良知尚在,目睹那些肮脏的场景都会产生难以抑制的屈辱感。这种感受是无法形容的。我当时进行跟踪观察,纯粹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机在起作用,那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多么刺痛人心。

    

      记:据我掌握的情况,你是9月16日晚开始介入这件事的。

    

      赵:其实是17日零点45分。那天,零时30分的时候,我从所住宿的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五星级)7楼下去接一个朋友。电梯打开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挤着一些日本年轻男子和中国“小姐”。在电梯里,这些男女不断相互调笑、耍轻薄。那些日本男子竟然还把手伸到中国“小姐”的衣服中乱摸。灌入耳中的声音先是让人烦乱,继而让人感到愤怒,最后是排山倒海般的耻辱向我袭来。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法明确地表述我当时的情绪。

    

      记:下电梯之后呢?

    

      赵:下电梯之后我没接到朋友,他直到凌晨3时左右才到。我就情不自禁开始上上下下在电梯间看。酒店电梯间和一楼大堂的面积都很大,都挤满了日本男子和中国“小姐”。我大致算了一下,日本人至少有300人,中国“小姐”有200人。日本人都很年轻,很多人稚气未脱,中国“小姐”都是二十岁的样子。他们分批上上下下,酒店的8部电梯整整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拉完。我注意到大堂里有一个“庆祝日本平成株式会社成立15周年”字样的牌子。酒店的服务员告诉我,这是刚到的一个日本旅游团。这期间,我还发现门外新开过来两辆旅游大巴,一些日本男子带着大批“小姐”进来。

    

      记:他们陆续进了酒店的房间吗?

    

      赵:酒店13楼到18楼的房间大部分都是他们包下的。其中13楼和15楼人最多,淫乐也最疯狂。那天,一直到凌晨4时,那些“小姐”才陆续离开酒店。我在楼层的走廊中走动,耳中全是肆无忌惮的淫乐声。那时候我的心在滴血。那些声音是野兽才能发出的,没有丝毫人性。我一层楼一层楼地听、看、用心记。在13楼,我借故推开一扇半开的房门,看到两个日本人和好几个中国“小姐”在淫乱,场面不堪入目。让我难受的是,从表情上看,那些“小姐”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记:面对这些你怎么想?

    

      赵:我想到这是“九一八”国耻日的前两天。72年前这个时候,我们的姐妹们在遭受日军的蹂躏,72年后的今天,我们眼前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尽管时代不同了,但事情的基本性质是一样的,那就是一样地让人不能容忍,不忍面对。

    

      日本人“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再后呢?事情怎样进展?

    

      赵:白天开会,观察就中断了。17日下午,我到酒店大堂订返程机票,看到日本人正准备在大堂合影。我这才进一步确认他们是一个团体。我忍不住通过翻译和他们交谈,了解到他们来自日本各地,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只有16岁。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全是教育系统里的老师、学生。如此身份,他们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可见多年以来,关于中日关系和相关历史,日本所施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当我问他们是干什么来的时,和我交谈的4个年轻人竟然一起大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尽管我听不懂,但我能看懂那种轻蔑、不怀好意的笑。果然,我追问翻译的时候,他只说你别问了。最终经不住我缠磨,他说出了那句刺耳的翻译过来的话:“我们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

    

      记:这句话有没有影响你的继续观察?

    

      赵:它让我增强了观察的责任心。17日晚,我一直盯到12时回房休息。我看到的情况和一开始一样恶劣。18日的早餐大厅里,还有日本人和中国“小姐”边吃饭边搂抱调笑。18日下午,我回酒店的时候,日本人已经离开了。

    

      记:这些“小姐”是从哪里来的?

    

      赵:她们自己说是从夜总会来的。我了解到,“小姐”是酒店“金色年华”夜总会一个姓金的妈咪从各夜总会找来的,有的甚至是连夜从深圳用旅游大巴运来的。“金色年华”原有200多个“小姐”,虽然因装修停业,但“小姐”们还在珠海。妈咪之间也是互通的。这些日本人先到各夜总会开房挑好小姐,再带回酒店。后来曾有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和姓金的妈咪通话,她明目张胆地说:“你们如果要的话,价格可以面议,肯定让你们满意”。

    

      在电梯里,我还捡到了一张遗落的珠海某夜总会一个叫周武的女老板的名片。我用手机给她打了电话,她说是有许多“小姐”被拉到国际会议酒店陪日本人,包夜价格是1200~1800元。我回到郑州后,周武又专门给我打电话,矢口否认了她曾经说过的话。

    

      还想在酒店里悬挂国旗

    

      记:你认为日本方面是不是有备而来。

    

      赵:我认为这是肯定无疑的。你想,数百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同样的方式集中进行同一事情,不是有意又是什么。他们甚至还想在酒店大堂里悬挂国旗,结果被制止了。听酒店的服务人员说,日本人在这里找“小姐”的事情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记:这件事,你给珠海有关方面反映了吗?

    

      赵:我已向多个部门反映此事,对方的回答都噎得我难受。他们说,你说他们淫乱,你拿出证据。我还问过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一位姓陈的常务副总经理,他竟然说:“我们都是做生意的,来的都是客,我们能怎么办?”珠海有关方面对这件事情反应冷淡让我无法理解。是非善恶这样明晰的事情怎能漠然处之呢?

    

      我为我的话负法律责任

    

      记:作为目击者和向媒体首先披露事情的真相者,你后悔你所做的事情吗?

    

      赵: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不管,我在这件事面前无法沉默。我想,也许我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事实上,现在我的正常生活已经受到了干扰,我已经接到了恐吓电话。我一直愿意清清静静地做我的生意,但我现在觉得我的行为没错,我愿意为自己受累,为自己的良心受累,为我的民族自尊心受累。我想我起码是个荣辱分明的人。

    

      记:你认为这件事结果会怎样?

    

      赵:近段时间,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和日本人相关的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我们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但事情的结果可能并不如我们所想。很多事情还处在搁置状态。这中间原因很多。具体到这件事情,我当然希望能有个彻底的如愿的结果。但我现在更愿意让更多的人能了解真相,因为传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