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苏军西部边境的三大特别军区司令的命运如何?-获嘉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房产 正文

二战时期苏军西部边境的三大特别军区司令的命运如何?

扫码手机浏览

这三位特别军区司令员分别是:基辅特别军区司令员:基尔波诺斯上将,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波罗的海沿岸特别军区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上将。在德军的突袭下,这三位司令员的军区首当其冲,损失惨重,他们的命运也各不相同,基尔波诺斯上将战死沙场,巴甫洛夫大将被斯大林处决,库兹涅佐夫上将被降职。我们来简要介绍下这三位司令员。

基尔波诺斯上将,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国内解放战争、远东战役、苏芬战争,在苏芬战争中基尔波诺斯只不过是步兵师师长,以后开始了闪电般的升迁,历任步兵军军长、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1941年2月正式接任基辅特别军区司令员,在这一职务上迎来了战争的开始。他虽然资历尚浅,但是却是一位有能力的统帅,战争爆发前他多次向苏军统帅部请求提升战备等级,可见其对于当时形势有着深刻的认识,战争爆发后,他的部队在战斗中表现的也要比其他方面军要好,尽管并没能改变大局。在基辅合围战中,基尔波诺斯为了拯救他的部队冒着抗命的危险下令部队立刻突围,但是命令最终被苏联统帅部取消,结果导致了基尔波诺斯的西南方面军的覆灭,他本人也在突围行动中牺牲。值得一提的是,基尔波诺斯上将深受朱可夫的赞赏,朱可夫在其回忆录中对基尔波诺斯有着高度的评价。

巴甫洛夫大将,同样是参加过一战和国内战争的老兵,他是苏军首批机械化兵团的指挥官之一,还担任过装甲坦克局局长,被称作“苏联的古德里安”,但是巴甫洛夫在西班牙内战中得出了错误的坦克战经验,导致苏军在1939年解散了机械化兵团,这完全是军事技术上的倒退。1940年巴甫洛夫担任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直到战争爆发,由于巴甫洛夫所在的军区是德军进攻的重点,集中了最为强大的德军装甲部队,加上西部特别军区更加靠向西方,使得西方面军遭到德军致命的打击,巴甫洛夫大将完全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最终他被控叛国罪,撤去职务并被枪决。战后,巴甫洛夫得到了平反。

库兹涅佐夫上将,参加过一战、国内战争、苏芬战争,历任总参军事学院院长、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员、波罗的海沿岸特别军区司令员,在该任上迎来了战争的爆发,他的部队在战争初期同样遭受了惨重的失败,因此他被降职为集团军司令员,但是他经受住了战争的考验,随后又担任了方面军副司令员和总参军事学院院长。值得一提的是,在战争爆发前夕,他曾自作主张的采取措施来加强军区的防御,可见其对于当时苏军面临的危险有着清醒的认识。库兹涅佐夫上将是三大特别军区司令员里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仅从这一点来看,库兹涅佐夫上将无疑是幸运的。

拜占庭帝国如何从行省制一步步转化为军区制?

什么是“军区制”?简单来说,就是“军政合一”的组织体系。它又叫做“宅姆制”,是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启动的重要改革,他把全国土地分给军人,让军役、封建义务结合的军事屯田制。

那么,军区制之前,实行的是“行省制”,来源于罗马帝国的早期。那时候,对外扩张的罗马帝国,把新征服的土地被设立为一个个行省,通过军事权力、行政权力的互相制约来达到地方平衡。

行省制帮助罗马皇帝维持国家稳定,并树立起君主的权威,然而缺点也很明显,军政官员的矛盾会影响地方机构的效率。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很多行省逐渐让皇帝鞭长莫及,军权、政权相结合的行省逐渐多起来,地方出现割据现象。

罗马帝国问题多了,后来就分成东、西两半来治理,而西罗马很快就灭亡了。导致西罗马消失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地方行省割据的存在,因此东罗马不能不防啊。

东罗马帝国,就是拜占庭帝国,仅仅是称呼上的不同。针对“行省制”的弊端,拜占庭开始实行“总督制”,后者的核心是让地方的行政区、军事权分立。总体上来看,地方在改革后依旧拥有部队及军事掌管,但是他们要归地方的总督来管辖。

随着边疆危机的频发,“总督制”并不能快速执行军事命令,部队的集结、调动都很滞后,无法满足拜占庭对外战争的迫切需要。

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的时候,外患相当严重,东边先有波斯、后有阿拉伯,西边一直处于蛮族的威胁之下。

皇帝为打胜仗,开始“军区制”的推广,他将零零散散的行省合并,整合成为几大军区,比如亚美尼亚军区、安纳托利军区、奥普西金军区等。拜占庭的军区,其长官握有“生杀大权”,集地方的行政权、军事权、司法权于一身,军队的组织能力大大增强。

但是,“军区制”的问题也很严重,或者说副作用很强。尽管“军区制”初期应付外患很有效,但也容易形成个人的割据势力,尤其会对拜占庭的小农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

古代的封建时代,农业是国家的根本,农业出现混乱也意味着国家要乱。“军区制”相适应的农业制度叫“农兵制”,农民平时在田里种田,战时就披挂上阵,无论种田还是打仗都实行军事化管理。

军事管理讲究“下级服从上级”,这样强制性管理制度的产生,让拜占庭农民的地位大大降低,老婆孩子热被窝的生活少了,受到军事长官欺负、压榨的日子多了。于是,农民大批开始逃亡,而留下来的人渐渐就成为军事贵族的农奴们。

拜占庭帝国的晚期,帝国的小农阶级已经完全消失,国家不仅征不到兵,而且收不上税。总之,“军区制”一时解决拜占庭的边疆威胁,但却永久性摧毁拜占庭的军事潜能、经济基础,可谓是“饮鸩止渴”。

大疫当前,普京为何要冒险拉动15万官兵搞突击演练?

当地时间7月17日,俄总统兼三军总司令普京一声令下,俄军在西部和南部战略方向展开了大规模突击战略演练。

据俄军方透露,此次突击演练共拉动官兵14.9万人,各型装备约2700件。参演单位除西部军区、南部军区之外,还涉及了中央直属独立部分队、空降兵,以及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海军陆战队。演习将运用35个陆地靶场和训练场,以及黑海和里海海域的17个海上靶场。

这是今年以来俄军举行的最大规模的军事演练,是对西部和南部战略方向俄军战斗力的一次“大考”。而空降兵和北方舰队及太平洋舰队的参演,表明一旦西南方向安全告急,空降兵和海军机动突击力量将火速驰援,形成全国一盘棋的局面。

俄军此次大规模演练时机突然,规模举世罕见。毕竟,俄罗斯本土虽然新冠疫情有所缓和,但仍不容乐观。7月17日的最新数据显示,俄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已突破1.2万,当日新增感染病例6406例,新增死亡病例186例。全国病例总数累计759203例,排名世界第四。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疫情依然严峻,普京为何要下令搞如此大规模的军演活动,难道不担心疫情在军中爆发,引发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

分析人士认为,普京之所以冒险搞军演,是基于一个基本判断,三大战略目的。

一个基本判断是俄军疫情可防可控。 疫情爆发以来,驻圣彼得堡等地个别俄军部队出现了零星感染病例,但很快得到了有效控制。6月24日俄军在莫斯科红场搞胜利日大阅兵,参阅总兵力超过万人,期间也没有发生集体感染事件。

三大战略目的则分别是震慑对手、检验战力和筹备年度战略演习。

一、震慑对手。7月12日,俄罗斯西南方向的两个邻国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边境冲突,且有愈演愈烈之势。阿塞拜疆威胁要用导弹打击亚美尼亚境内的核电站,亚美尼亚则威胁要断了对方的经济命根(打击油田、炼油厂及输油管网)。亚阿两国因为纳卡问题交恶多年,但由于老大哥俄罗斯一直摁着,近些年总体上倒也相安无事。此次阿塞拜疆之所以不惜把事态搞大,主要是因为背后有土耳其在撑腰。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同为独联体集安组织成员国(在亚美尼亚还有驻军),与阿塞拜疆也互为友好国家,手心手背都是肉,所以不便公开偏袒其中一方。而此次在南部地区搞紧急拉动演练,是在向域外国家发出明确警告:独联体大家庭内的纠纷,由老大哥主持仲裁,外人不得插手,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

此外,在俄南部战略方向上,乌克兰近期也蠢蠢欲动,国内激进势力叫嚣不惜与俄罗斯一战,在俄西部战略方向上,美国和北约针对俄的侦察活动也愈发频繁。俄军此次紧急演练,也是在警告乌克兰和北约不要轻举妄动。

二是检验战力。如前所述,近年来,俄军在西南战略方向的安全形势空前严峻。对该方向上的部队进行紧急拉动演练,是确保一旦有事,部队能够拉得出、打得赢。据悉,此次俄军总参谋部专门成立了工作组,对演练过程进行全程检查督导。俄总统普京下令将赴克里米亚半岛视察,不排除期间会观摩海军在黑海海域的演练活动。

三是筹备年度战略演习。今年9月,俄军将如期举行一年一度的大规模战略演习,今年演习的代号是“高加索-2020”,重点检验西南战略方向上的俄军战力。此次紧急拉练,是“高加索2020”年度大戏的一次预演。拉动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将在9月年度演习中得以纠治,而此次考核不及格的部队,也将被取消参加“高加索”演习的资格。